星期五, 6月 28, 2013

蓉子詩選

 蓉子詩選


        蓉子(1928- ),本名王蓉芷,1955年與詩人羅門結婚,並參加"藍星"詩社,主持後期《藍星詩頁》及《藍星一九六四》的編輯工作。出版詩集有: 《青鳥集》 (1963年)、《七月的南方》 (1961年)、 《蓉子詩抄》 (1965年)、 《童話城》 (兒童詩,1967年)、 《維納麗莎組曲》 (1969年)、《橫笛與豎琴的晌午》(1974年)、 《天堂鳥》 (1977年)、 《蓉子自選集》(1978年)、 《雪是我的童年》 (1979年)等。

 

 


 生命
 一朵青蓮
 晨的戀歌
 夏,在雨中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白色的睡
 橫笛與豎琴的晌午

石榴
 維納麗沙組曲
 紫色裙影
 藝術家
  


 


傘           蓉子


--------------------------------------------------------------------------------


鳥翅初撲
幅幅相連,已蝙蝠弧型的雙翼
組成一個無懈可擊的圓

一把綠色小傘是一頂荷蓋
紅色嘲暾 黑色晚雲
各種顏色的傘是帶花的樹
而且能夠行走……

一柄頂天
頂著豔陽 頂著雨
頂著單純兒歌的透明音符
自在自適的小小世界

一傘在手,開合自如
合則為竿為杖,開則為花為亭
亭中藏著一個寧靜的我



 

生 命         蓉子


--------------------------------------------------------------------------------


生命如手搖紡車的輪子
不停地旋轉於日子底輪軸
有朝這輪子不再旋轉
人們將丈量你織就的布幅




 

一朵青蓮         蓉子


--------------------------------------------------------------------------------


有一種低低的迴響也成過往 仰瞻
只有沉寒的星光 照亮天邊
有一朵青蓮 在水之田
在星月之下獨自思吟。

可觀賞的是本體
可傳誦的是芬美 一朵青蓮
有一種月色的朦朧 有一種星沉荷池的古典
越過這兒那兒的潮濕和泥濘而如此馨美。

幽思遼闊 面紗面紗
陌生而不能相望
影中有形 水中有影
一朵靜觀天宇而不事喧嚷的蓮。

紫色向晚 向夕陽的天窗

儘管荷蓋上承滿水珠 但你從不哭泣
仍舊有蓊郁的青翠 仍舊有妍婉的紅焰
從澹澹的寒波擎起。



 

晨的戀歌         蓉子


--------------------------------------------------------------------------------


不知道夜駕何事收斂起它的歌聲,
晨星何時退隱----
你輕捷的腳步為何不繫帶銅鈴?
好將我早早從沉睡中喚醒!

讓朝風吹去我濃濃的睡意,
用我生命的玉杯,
祝飲盡早晨的甜美。

早晨的空間是寬闊而無阻滯的,
緊隨著它歡欣與驕傲的步屜,
我要挽起蔑筐,
將大地的彩虹收集!

啊!你輕捷的腳步為何不繫帶銅鈴,
直等我自己從沉睡中醒來,
晨光已掃盡山嶺。

猛記起你有千百種美麗,
想仔細看一看你的容顏,
----日已近午
何處再追尋你的蹤影!



 

夏,在雨中         蓉子


--------------------------------------------------------------------------------


縱我心中有雨滴 夏卻茂密 在雨中
每一次雨後更清冷 枝條潤澤而青翠
夏就如此地伸茁枝葉 鋪展藤蔓 垂下濃蔭
等待著花季來臨 縱我心中有雨淌

如此茂密的夏的翠技
一天天迅快地伸長 我多麼渴望晴朗
但每一次雨打紗窗 我心發出予知的迴響
就感知青青的繁茂又添加

心形的葉子闊如手掌
須藤繾綣 百花垂庇 在我南窗
啊,他們說:夏真該有光耀的晴朗
我也曾如此渴望

但我常有雨滴 在子夜 在心中
那被踩響了的寂寞
系一種純淨的雨的音響----
哦、我的夏在雨中 豐美而淒涼!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蓉子


--------------------------------------------------------------------------------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不住地變換它底眼瞳
  致令我的形像變異如水流

  一隻弓背的貓 一隻無語的貓
  一隻寂寞的貓 我底妝鏡
  睜圓驚異的眼是一鏡不醒的夢
  波動在其間的是
  時間? 是光輝? 是憂愁?

  我的妝鏡是一隻命運的貓
  如限制的臉容 鎖我的豐美於
  它底單調 我的靜淑
  於它底粗糙 步態遂倦慵了
  慵困如長夏!

  捨棄它有韻律的步履 在此困居
  我的妝鏡是一隻蹲居的貓
  我的貓是一迷離的夢 無光 無影
  也從未正確的反映我形像。



 

白色的睡         蓉子


--------------------------------------------------------------------------------


  這是失去預言的日子:
    在憂鬱藍的穹蒼下
  我們採摘不到一束金黃
  很多很淡的顏色湧升
    很多虛白 很多灰雲 很多迷離
  很多季節和收割闊離

  (為煥發陽光遺棄了的
  怎能曬乾她濡濕的衣裳?!)

  像滿園蘭蕊
  你禁錮的靈魂
  正翕合著一種微睡
  一群白色音符之寂靜
  ----我的憂悒在其中
  在紫色花蕊。

  儘管鳥聲喧噪 滴瀝如雨 滴落
  也喚不醒那睡意
  冷冷的時間埋葬了歡美
  冷冷的靜睡不再記起陽光的顏彩
  鳥聲滴滴如雨 濾過密葉
  密葉灑落很多影子

  很多影子 很多萎謝 很多喧嚷
  我柔和的心難以承當!

  五月是火底眼眸
  在喧呶的季節裏
  她睫毛的陰影猶濃
  有甚深的期待……



 

橫笛與豎琴的晌午         蓉子


--------------------------------------------------------------------------------


  悠悠遠遠的音波 像隔岸搗衣聲
  迴響在每一處靜靜的水上

  迴響那沉穩的明麗 沁人的古典
  撩人的哀愁和蒼涼的寂靜

  又一全音階的時刻
  橫笛與豎琴的晌午 透過長長的格子窗
  看明代宮娥 倭髻垂頸
  玉簪珠翠 用纖纖手指撥響:
  胡笳的古代 靈鼓的往昔
  琵琶的域外----
  往昔 往昔是一組單純的編鐘
  清朗而明悅

  而低低的鼓音響起 急驟的鼓音
  迴旋似水波的鼓姿
  這般奇異地滲透著、蒸發著 眩耀著
  一古老民族的情愁 分不清是悲壯或哀怨

  啊、東方恒在 透過窗櫺
  在不遠的距離以外!



 

石 榴         蓉子


--------------------------------------------------------------------------------


  忍受熾灼的夏陽
  顯映的不是成熟的甜
  而是痛苦的爆裂
  啊,石榴滴血
  粒粒紅殷……

  當立足的園內園外
  狂囂著風沙
  不斷碎石塵泥的襲擊
  無盡損傷
  整個藍空向我隱藏。



 

維納麗沙組曲         蓉子


--------------------------------------------------------------------------------


(一) 維納麗沙

  維納麗沙
  你不是一株喧嘩的樹
  不需用彩帶裝飾自己,

  你靜靜地走著
  讓浮動的眼神將你遺落
  因你不需在炫耀和烘托裏完成
  ----你完成自己於無邊的寂靜之中。

(二)親愛的維納麗沙

  親愛的維納麗沙
  已經是正午了
  當日光像滑梯緩緩傾斜……

  懷想年少的裙裾 青春的步容
  揚起在綠色的國度
  在歲月的那邊。

  維納麗沙
  此刻竟長伴擾攘、喧囂
  任歡悅和光華在煩瑣裏剝落!

(三)過往的維納麗沙

  過往的維納麗沙
  是一朵雛菊 似有若無地金黃
  浸溢在晨初醒的清流之中
  沒有任何藻飾的原始的渾樸的雛菊。

  春天的維納麗沙
  是一簇鳳仙花 父親庭園內
  多彩變異的鳳仙花 在肅穆的鍾架旁。

  而夏日有喧鬧
  黃昏有檀香木的氣息
  你在雛菊與檀香木之間打著鞦韆
  在過往與未來間緩緩地形成自己!



 

紫色裙影         蓉子


--------------------------------------------------------------------------------


  以旋風的姿
  揚起了一片紫
  這年代揚起了紫色深怨
  那漣漪之幃幕
  這深深淺淺不同希望與失望的靜靜動動
  以燈暈搖漾著夜色至於七彩

  至於七彩
  而我所愛的一片紫 如何
  為黃鸝所探知
  為金銀色的喇叭花所吹送
  縱使褪下踝鈴
  晚風依然追蹤

  而紫色潮水不斷上揚
  涉過玻窗
  淹沒了早春、淹沒了早春的綠
  在仕女們的衣袖
  庸俗地騰躍
  任意地款舞

  此乃我所喜靈魂之莊靜紫
  我們深紫羅蘭的裙  如此
  拖曳著悶鬱的裙浪----
  如此地守望在長階 等待在長廊
  多一分紅色歡悅 色彩便明悅
  多一分藍色沉鬱 容顏遂滯黯
  穿上了紫色裙
  長得端淑 短得窈窕
  當晚風的裙褶愈益擴大
  我遂等比例的瘦削
  從此僅能穿窄窄的裙裾
  裙角凝重 不再飄揚



 

藝術家         蓉子


--------------------------------------------------------------------------------


  我們藉著你的翅膀飛翔
  升起於一片雲海之上
  緩緩地浮過萬重山崗

  有時它自己便是那萬重山崗
  沒有人知道這山嶽中的高峰和低谷
  恰似為萬年積雪掩覆的深山一樣

  往往它是廣闊的草原 無邊無際
  牧羊人在淺草深水的牧場上
  輕輕地點著他的手杖 點著群羊

  咳,雲是天際取之不竭的白石哪!
  雕鏤了多少人間形象
  請讓我知道那雕刻家的名字

  難道他不肯留下名字?
  他不斷創造又不停摧毀他底傑作
  難道他竟如此地無視於永恒?

  其實他也是善於用色的畫家
  最長於潑墨山水 以及繪
  較正午光芒更奇麗的夕陽

  你看見白晝和夜在天邊交接的偉象
  沿著整個海岸垂落鮮紅茜金的桌巾
  ----黃昏是被命定了的監交人

  於是 他用整瓶墨汁
  把殘留的絳紅與金黃一古腦塗沒
  我遂拉上窗簾沉入椅座中的睡鄉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