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23, 2018

人人都有一座帝寶

光遠了,連天都荒蕪了
一夕間再召回三十年前
尚未荒蕪的天光,想起
從不也可以居的自豪
到最後鹿仔林的自棄
輪迴於山鷹與菅芒間
真正詩人行踪,露華沉重
结滿衣袖

●人人都有一座帝寶


星期日, 4月 22, 2018

客家代有才女出

    讚!
    客家代有才女出
    引領風騷靚台灣

星期六, 4月 21, 2018

洗臉記

● 洗臉記
那天早晨,當他端出一盆水準備洗臉,一俯身,突然,臉掉進水裡了。
「啊 !」他驚慌失色地大叫起來,但見臉在水中,搖搖晃晃,漸漸擴大,漸漸碎去…
他於是緊張地伸出雙手去撈,撈起來的,卻不是令他,日夜懷念的那張臉,而是一陣陣寒意襲來,使他莫名其妙地顫慄不已。
匆匆把水潑向曬衣場,仔細地,找了老半天,什麼也沒發現,他不禁喃喃自問道:「我的臉呢?」
●臉書族的告解

星期五, 4月 20, 2018

面具

每天的面具生活:假装过得好,假装很喜欢。

年輕時候揮霍的時光,到老了都是要還的。我們降生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別無選擇,但可以在疾步前行的時候,不忘回頭看看來時的路,別丟了自己。










墓誌銘

因為汙穢
所以要洗乾淨
但有原來是乾淨的
卻越洗越髒
這叫洗腦

●墓誌銘
在武則天的乾陵
發現一座矗立巨碑
上面一個字也沒有
那便是歷史上
聞名的《無字碑》
有人說其意為:
任憑後人去評論

蓉子《夏,在雨中》

我常有雨滴
在子夜 在心中
那被踩響了的寂寞
係一種純淨的雨的音響
哦、我的夏在雨中
豐美而淒涼!

蓉子《夏,在雨中》
韓正皓作曲演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CbISmgJqJg&feature=youtu.be

星期四, 4月 19, 2018

「標準」何在?

●「標準」何在?
不時聽見有人批評别人寫的或說的客語不是原汁原味的標準,然而想一想何謂「標準」:客家人由北方避難南遷,起初到贛南立足安家,因此赣南客語應是最早客語,然而後來再幾經閩西粵北遷徙,與當地百越族群通婚、語言交融之後,客語又有了變化,現在台灣客家人已聽不懂赣南客語了。客家祖訓,寧賣祖宗田,莫忘祖宗言,這樣不算是忘了祖宗言吧。猶如有人說,唐朝說的話就是閩南話,若當時有錄音機,錄下唐代大詩人朗讀他們的大作,便知唐音與今音相距會有多麼悠遠了。

●羅門,山的意象

盤住整個大地
旋昇到最高的
頂點,把太陽
握成冰

第五屆徐志摩微詩歌大賽

得獎作品欣賞:第五屆徐志摩微詩歌大賽29首得獎作品:
  
 一等獎:〈空巢的村落〉安世喬
大雪裡,房子們擠在一起取暖
如果不能彼此放射出燈光
過路的人,
把它們當成石頭
 
 二等獎:〈唐詩裡的月亮〉邊雨
在唐詩裡行走,很容易碰到月亮
那麼瘦小的月亮
為何還要那麼多人
抬上抬下
 
 〈月亮游向了他鄉〉北在北城
 
榆錢開花嘟嚕嚕黃
我在瓦盆裡養一尾月亮
後來,花落了,瓦盆碎了
少年長大,月亮游向了他鄉
 
 〈爺爺〉漁舟唱到樹梢
爺爺還活著的時候
這個世界的風雨
都繞過我
向他一個人傾斜
 
 三等獎:〈故鄉的落葉〉鑽石靈魂
故鄉的落葉也這麼美
夾在書裡我偶然翻到它
今天才看懂,上面有一條
回家的路
 
  〈沉默的簫管〉那年那雨
我只是一根沉默的簫管
你不在的時候
風把我的悲傷
吹得不成曲調
 
  〈西單,西單〉大臉兒主子
這裡曾有個女孩用歌聲炒紅了自己的生活
這裡一直有位老人用空瓶子撥亮漸熄的燭火。
  
 〈人生〉無塵
人生是一首絕句,
平收,仄起,
看似吟詠桃紅柳綠,
言之外,道盡風雨!
  
 〈雨季探春〉金問漁
油菜花爛漫的泥濘的田埂上
多麼希望有幾塊踮腳的磚石
這尖銳、堅硬的固體,是雨季桀驁不馴的骨頭
它們陷在村莊的肌肉裡,卻把春天拽得更近
 
佳作獎:
 〈你走後〉曹俊山
你走後
我一直站在你離去的路上苦等
遠遠望去,我
像無法補住漏洞的一塊補丁 
 
 〈清明回鄉記〉石臼湖
村裡正在唱社戲,一把京胡把莊稼人拉得像丟了魂兒
連個人影都找不到,整個村子像在天上飄——
回城後,我常常學著戲臺上的老生甩一甩衣袖
不斷地把魂兒甩出去,又勾回來
  
 〈驟雨不歇〉該叫什麼呢
故鄉的雨
是一個人
只要我還想默默地愛著
她就一直在下
 
 〈有時候〉劍方
有時候需要等一等
讓靈魂趕上來
有時候又得狂奔
一匹馬在身體裡追趕著草原
 
 〈綠皮車〉鳥茶
我喜歡綠皮車一路搖搖晃晃
像喝醉了酒的父親
無論走出去多遠
都能回到家
  
 〈歡樂頌〉黃小培
這是個歡樂的早晨。陽光越過妻子的眉毛,照著她的小樣兒,也照著她頭髮上蓬亂的生活。
我知道新的一天開始了。
美好總是這樣,一開始就有光芒。
 
 〈愛〉寒水

通過你
愛一個新世界
以命養命
 
 〈關於他的夢〉微雨含煙
 
要說給他的話太多了
她一手握著手機,一手握著一杯熱水
仿佛握住了
夏天的脖頸
 
 〈燈火識漁村〉天天向上
 
當數點漁火撩撥起滿天星光
久別的漁船回來了
我踩著一首小令躍上月亮的眉梢。
 
 〈靈魂〉吳乙一
有時,我會停下來
環顧四周
看看你是否如影隨形
 
 大學生特別獎:
 〈愛情〉京城牡丹
我們的愛情和桃花盛開在同一個季節
三月的陽光和你的眼
照在我身上都是溫暖的感覺
 
 〈畫橋〉小剛
我要畫一座橋
等我畫好
就帶你去看河
 〈在你身後〉蕭子
你說你走吧,我在你身後 我便沒回頭的走了
可是有一天你說,接著是你的路 我點了頭,望了一眼走了
而我不知道的是
你依然在我身後
 
 〈我和她的對話〉蟈蟈
我霸道嗎

我是獅子,也是羔羊
來,躺我懷裡
 
 〈楊花〉詩藝
 
你如果帶著往事的煙塵隨意停留
我就能看到你這微風中漫舞的楊花
像山崗上父親的頭上飄動的白髮
當然,你不會聽到我心中啜泣的牽掛
 
 〈城〉soulmate
 
喜歡你
喜歡這座城
喜歡這座城有你
喜歡有你的這座城
 
 〈你的眼睛〉令吉
我見過最斑斕的星河
我見過最安靜的湖泊
 
 〈盲〉九牧穎川
巴掌大的秋葉落在桂花樹上,沙沙風穿過花枝作響。
少年鼻尖擦過花嗅嗅,喃喃不知說什麼。
石臺上的蝸牛慵懶地擺著觸腳,張望簷末那一滴雨。
少年的影子在那 ,看到了整個世界。
 
 〈五月一日歸家途中作〉胡安
風拂東山月,
車離路漸孤。
鳥棲不寐樹,
人在暮歸途。
 
 〈走過的路〉木頭主人
走過的路
像糖葫蘆一樣串起來
甜的在外面
酸的在裡面
  
………….
 
第6屆徐志摩微詩歌大賽,徵稿網址:(已有12000多首投稿)
http://wei.hnxw.net/open/actives/2018wsg.php

星期日, 4月 15, 2018

瞞天過海

統戰,第一計:
瞞天過海。再大的
山盟海誓,都只是
海市蜃樓裡
謠傳的風花雪月
達摩大師啊
您的一葦渡江算什麼
他祇憑
舌燦的一朵蓮花
便輕鬆渡過了大海

星期六, 4月 14, 2018

經典回眸

網上傳播著據說是當年布拉格流傳的
一首地下搖滾歌曲,歌詞大意是:

他們害怕老人的記憶,
害怕年輕人的思想,
害怕墓地的鮮花,
害怕工人,害怕教堂,
害怕所有的快樂時光。
他們害怕電影,害怕畫家,
害怕音樂家,害怕石塊和雕塑,
他們害怕電台,害怕技術,
害怕信息自由流動,
害怕所有的波長,
那麼我們為什麼要怕他們?


張默(1931---)

張默(1931---)
●駝鳥
遠遠的
靜悄悄的
閒置在地平線最陰暗的一角
一把張開的黑雨傘

莫渝

早安!
早安!

雨絲飄洗的夢土
濛上淡雅玫瑰香的春喜
醒來全散
東山朝暾嫣然淺笑
(莫渝20180415)

晨醒聆聽
輕脆的鳥鳴
趕走無調雨滴聲

早安!

臨窗的小葉欖仁傘頂
晨陽停駐
與你對望
閃光中燃紅如夏側顏
(莫渝20180414)



星期五, 4月 13, 2018

在人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ZxJs5YemFc
王建房

在人間

作詞:龍章建
作曲:Chris Medina

也許爭不過天與地
也許低下頭會哭泣
也許六月雪要飛進心裡
會有柏林牆出不去
一生與苦難做鄰居
偉大時光已奪走你什麼

在人間有誰活著不像是一場煉獄
我不哭我已經沒有尊嚴能放棄
當某天那些夢啊溺死在人海裡別難過讓他去
這首歌就當是葬禮

掛在臉孔上是面具
流言比刀劍還鋒利
金錢的腳下有太多奴隸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人心有多深不見底
靈魂在逃亡無處去
現實像車輪我是隻螞蟻

在人間有誰活著不像是一場煉獄
我不哭我已經沒有尊嚴能放棄
當某天那些夢啊溺死在人海裡別難過讓他去
這首歌就當是葬禮

也許爭不過天與地
也許低下頭會哭泣
也許六月雪要飛進心裡
會有柏林牆出不去
一生與苦難做鄰居
偉大時光已奪走你什麼
誰能證明你在人間來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ZxJs5YemFc

年老


星期四, 4月 12, 2018

詩想起 歸來

詩人覃子豪曾說,李金髮確給五四運動後,彷徨歧途的詩壇開拓了一條新的道路。他確曾從法國象徵派,學到較之創造社和新月派,更為高明的表現技巧,與塑造意象的方法。然而也提到,學得不好,會將法國象徵派的葡萄酒變成醋。我認為,創作就是創作,詩,是動員了個人才氣千面萬方的節點,共同合作湧現出來的意象精靈。非甚麼派甚麼主義可操控。



貪嗔癡,盤根錯節
深植心中。我們最後
被征服,被支配
當幡然覺悟,決心與之
對決剝離,不惜牽扯得
血肉模糊,一陣
最尖銳也達不到的劇痛後
才能召喚,明心見性
禪悅的自我
歸來

●最新出版台客詩刊
內容豐富多元
已獲國立台灣文學館
與桃園市立圖書館
獎勵出版

经典回眸

经典回眸

非洲草原上有一种吸血蝙蝠,常叮在野马的腿上吸血,不少野马会被它们吸血后死掉。动物学家表示:蝙蝠吸血量很少,远不足致死。这些野马真正死因是暴怒和狂奔。野马在被吸血后的剧烈情绪反应,是造成死亡的直接原因。吸血蝙蝠对于野马只是外界挑战。因小事而暴跳如雷,大动肝火,是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鳥籠效應的陷阱
當你掛個漂亮的鳥籠在房間最顯眼的地方,過不了幾天,一定會做出以下兩個選擇之一:一是把鳥籠扔掉,二是買一隻鳥回來放在鳥籠裡,這就是鳥籠效應。原因在於,只要有人走進房間看到鳥籠,就會忍不住問你:「鳥呢?是不是死了?」當你回答:「我從沒養過鳥。」人們會問:「那你這鳥籠幹嘛用?」最後你不得不在兩個選擇中二選一,因這比無休止的解釋要容易得多。在生活中,這樣無意識被操控的情況,正是鳥籠效應的體現。人們常常為了湊單買的衣服或物品,卻需要再花金錢和精力,為了搭配而大費周折。

星期三, 4月 11, 2018

深淵 / 瘂弦

後來他便抛給我們他吃剩下來的生活

經過許多年
詩壇不時會談起這首詩
這首詩在網路流傳著
瘂弦1959年5月寫出深淵
當時他才二十七歲
果然英雄出少年

●深淵 / 瘂弦

我要生存,除此無他;
同時我發現了他的不快。
——沙特

孩子們常在你的發茨間迷失
春天最初的激流,藏在你荒蕪的瞳孔背後
一部分歲月呼喊著。肉體展開黑夜的節慶。
在有毒的月光中,在血的三角洲,
所有的靈魂蛇立起來,撲向一個垂在十字架上的
憔悴的額頭。

這是荒誕的;在西班牙
人們連一枚下等的婚餅也不投給他!
而我們爲一切服喪。花費一個早晨去摸他的衣角。
後來他的名字便寫在風上,寫在旗上。
後來他便抛給我們
他吃剩下來的生活。

去看,去假裝發愁,去聞時間的腐味
我們再也懶於知道,我們是誰。
工作,散步,向壞人致敬,微笑和不朽。
他們是握緊格言的人!
這是日子的顔面;所有的瘡口呻吟,裙子下藏滿病菌。
都會,天秤,紙的月亮,電杆木的言語,
(今天的告示貼在昨天告示上)
冷血的太陽不時發著顫
在兩個夜夾著的
蒼白的深淵之間。

歲月,貓臉的歲月,
歲月,緊貼在手腕上,打著旗語的歲月。
在鼠哭的夜晚,早已被殺的人再被殺掉。
他們用墓草打著領結,把齒縫間的主禱文嚼爛。
沒有頭顱真會上升,在衆星之中,
在燦爛的血中洗他的荊冠。
當一年五季的第十三月,天堂是在下面。

而我們爲去年的燈蛾立碑。我們活著。
我們用鐵絲網煮熟麥子。我們活著。
穿過廣告牌悲哀的韻律,穿過水門汀肮髒的陰影,
穿過從肋骨的牢獄裏釋放的靈魂,
哈裏路亞!我們活著。走路、咳嗽、辯論,
厚著臉皮占地球的一部分。
沒有甚麽現在正在死去,
今天的雲抄襲昨天的雲。

在三月我聽到櫻桃的吆喝。
很多舌頭,搖出了春天的墮落。而青蠅在啃她的臉,
旗袍叉從某種小腿間擺蕩;且渴望人去讀她,
去進入她體內工作。而除了死與這個,
沒有甚麽是一定的。生存是風,生存是打穀場的聲音,
生存是,向她們——愛被人膈肢的——
倒出整個夏季的欲望。

在夜晚床在各處深深陷落。一種走在碎玻璃上
害熱病的光底聲響。一種被逼迫的農具的忙亂的耕作。
一種桃色的肉之翻譯,一種用吻拼成的
可怖的語言;一種血與血的初識,一種火焰,一種疲倦!
一種猛力推開她的姿態
在夜晚,在那波裏床在各處陷落。

在我影子的盡頭坐著一個女人。她哭泣,
嬰兒在蛇莓子與虎耳草之間埋下……
第二天我們又同去看雲、發笑、飲梅子汁,
在舞池中把剩下的人格跳盡。
哈裏路亞!我仍活著。雙肩擡著頭,
擡著存在與不存在,
擡著一副穿褲子的臉。

下回不知輪到誰;許是教堂鼠,許是天色。
我們是遠遠地告別了久久痛恨的臍帶。
接吻挂在嘴上,宗教印在臉上,
我們背負著各人的棺蓋閒蕩!
而你是風、是鳥、是天色、是沒有出口的河。
是站起來的屍灰,詩未埋葬的死。

沒有人把我們拔出地球以外去。閉上雙眼去看生活。
耶穌,你可聽見他腦中林莽茁長的喃喃之聲?
有人在甜菜田下面敲打,有人在桃金娘下……
當一些顔面像蜥蜴般變色,激流怎能爲
倒影造像?當他們的眼珠粘在
歷史最黑的那幾頁上?

而你不是甚麽;
不是把手杖擊斷在時代的臉上,
不是把曙光纏在頭上跳舞的人。
在這沒有肩膀的城市,你底書第三天便會被搗爛再去作紙。
你以夜色洗臉,你同影子決鬥,
你吃遺産、吃妝奩、吃死者們小小的呐喊,
你從屋子裏走出來,又走進去,搓著手……
你不是甚麽。

要怎樣才能給跳蚤的腿子加大力量?
在喉管中注射音樂,令盲者飲盡輝芒!
他們是握緊格言的人!
把種籽播在掌心,雙乳間擠出月光,
——這層層疊得圍你自轉的黑夜都有你一份,
妖嬈而美麗,她們是你的。
一朵花、一壺酒、一床調笑、一個日期。

這是深淵,在枕褥之間,挽聯般蒼白。
這是嫩臉蛋的姐兒們,這是窗,這是鏡,這是小小的粉盒。
這是笑,這是血,這是待人解開的絲帶!
那一夜壁上的瑪麗亞像剩下一個空框,她逃走,
找忘川的水去洗滌她聽到的羞辱。
而這是老故事,像走馬燈;官能,官能,官能!
當早晨我挽著滿籃子的罪惡沿街叫賣,
太陽刺麥芒在我眼中。
哈裏路亞!我仍活著。

工作、散步、向壞人致敬,微笑和不朽。
爲生存而生存,爲看雲而看雲,
厚著臉皮占地球的一部分……
在剛果河邊一輛雪橇停在那裏;
沒有人知道它爲何滑得那樣遠,
沒人知道的一輛雪橇停在那裏。

利玉芳與張芳慈客家詩朗讀

利玉芳與張芳慈客家詩朗讀

●嫁 /  利玉芳

     耳環仔叮噹搖
     在我介耳公邊講出嫁介心情
     隻隻金指 含著傳統介情愛
     首扼仔落在我介左右手
     一圈一圈都係祝福
     阿爸送我三從四德
     阿姑包分我一句話
     喚我莫忘祖宗言
     雖然蒙等一層濛濛介面紗
     我也讀得出
     這本沉長介禮數

     新娘車背響起嚴肅介落聲
     我會珍惜潑出去介這碗水
     紙扇輕輕跌落地
     阿姆撿起搖清涼
     自言自語唸四句
     公婆相惜  早供賴賴


對於客家人介行嫁,利玉芳親身經驗過,
行嫁介各種儀節,利玉芳應該了解。
這首詩第一段作者寫出行嫁時節新娘介
飾品耳環、禁指、手扼代表係
傳統介情愛同祝福,長輩介叮嚀
係送分新娘介沉長介禮數,上新娘車
潑碗水、丟紙扇、講四句係客家人
行嫁時節還有保留介風俗,透過
作者介描寫,客家人行嫁介儀節片段,
賦予了意義,使得具體形象同意義
產生聯繫,表現出
當有客家味緒介行嫁時節意象。

●甜粄味 / 張芳慈

女詩人張芳慈介<甜粄味>這首詩,
反映出現代客家婦女對於上一輩
客家婦女在農業時代、父權架構底下
生活介可憐lau同情,還有些批判味緒:

硬翹翹介甜粄
撮做籤
攤在禾埕方曬燥
食到八月半

逐擺過年
婦娘儕將自家
當作磨石
迷迷迴到三光半夜

甜粄介味緒
細細口緊食
阿姆介艱苦啊
映入做妹儕心肝肚
續無半屑甜味

甜粄係客家人過年時節輒常打介、
應景介粄仔,做得拿來拜神、
也做得拿來食,用浮、(po11)用煎、
撮籤全部做得。這首詩介第一段講著
打好無食忒介甜粄(甜粿、年糕)
硬翹翹拿來撮籤、曬燥,做得食到八月半;
第二段想起這甜粄係阿母過年時節
磨到三光半夜介結果;第三段甜粄係甜介,
毋過想到阿母一生人介艱苦,食起來
遂無半點甜味。這首詩拿客家人
甜粄介製作、處理,表現出
客家婦女介操持同辛勞。
https://www.youtube.com/edit?video_referrer=watch&video_id=8I_vTdX7Ssw

星期二, 4月 10, 2018

四行就好

●四行就好

烏鴉白似雪
孤雁已成群
心無掛礙
寸草不生

星期一, 4月 09, 2018

詩質最細緻的客家女詩人----利玉芳

◎詩質最細緻的客家女詩人----利玉芳     / 陳寧貴

利玉芳原來就極嫻熟華語詩的創作,對詩質的掌握也早巳極為精到,以這種基楚,轉換跑道來寫客家詩,自然駕輕就熟〔她甚至也能寫極好的河洛詩﹞。一般說來,客藉詩人初寫客家作品,因為無法直接用母語思考,詩想在腦海幾經澎湃翻騰之後,致使詩不成詩,寫出來的作品很可能只是客家話而巳,缺乏詩味,然而利玉芳卻能華客語左右開弓揮灑自如,幾乎到了百步穿楊,她的詩不但保存了客家話的原汁原味,又具詩的精純質感,相當令人欽佩。

利玉芳的客家詩之所以動人,在其對事物觀察入微,加以詩思的敏銳,轉化出傑出詩篇,如頗具代表的作品「嫁」這首詩:

耳環仔叮噹搖
在我介耳公邊講出嫁介心情
隻隻金指
含著傳統介情愛
首扼仔落在我介左右手
一圈一圈都係祝福

利玉芳借耳環仔、金指、首扼仔,仔細描繪出嫁女兒心,以具象之物引出抽象之情,首扼仔落在左右手,一圈一圈既是祝福,隻隻金指,含著傳統介情愛,則含蘊了另一深層的期許,這期許就是第二段寫的:「阿爸送我三從四德,阿姑包分我一句話,喚我莫忘祖宗言,雖然蒙等一層濛濛介面紗,我也讀得出,這本沉長介禮數」又是三從四德,又是莫忘祖宗言,這大概是傳統客家女性最沉重的嫁妝了。利玉芳詩筆一轉寫道:「新娘車背響起嚴肅介落聲,我會珍惜潑出去介這碗水,紙扇輕輕跌落地,阿姆撿起搖清涼,自言自語唸四句,公婆相惜早供賴賴」為什麼女兒出嫁如潑出去的這碗水?當我們讀到早供賴賴〔早生貴子〕時,撲面而來的却是:藏在傳統客家女性喜氣洋洋的婚嫁背後的悲情。

「嫁」用客語讀來極為順暢,詩質細緻,詩意盎然,與華語詩相較毫不遜色。有詩評家認為,利玉芳與前輩客家女詩人杜潘女士,一前一後互相輝映,我甚至認為利玉芳作品已臻更高境界。

星期日, 4月 08, 2018

●洛夫 你們問什麼是詩

●洛夫
你們問什麼是詩
我把桃花說成夕陽
如果你們再問
到底詩是何物
我突然感到一陣寒顫
居然有人
把我嘔出的血
說成了桃花

星期六, 4月 07, 2018

筆跡


●察覺


一大早,被手腕的痠痛
吵醒。它以非常,虚無的
方式在左手臂
忽悠遊行

我用右手用力,按去
企圖阻止它的進行
它却潛入,更深處
在我的焦慮

無法到達處
若濕冷微風
拂動戳刺
柳葉般的手臂筋脈

認了吧認了,痠痛是
鏡中的我,我無法消滅我
我們和平相處吧
我痛,故我在

流浪者之歌
寒流來襲,偶見有流浪者縮成一團,在騎樓下睡眠,身旁只有一雙黑色拖鞋守著他。不禁想起被流放黃州的蘇東坡,在赤壁感嘆「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鞋

千疲萬倦擊倒了
不停流浪的主人
這時他正在夢海中
衝浪嗎?祇有一双

沾滿風塵的黑色拖鞋
在旁邊憂心守衛著
唯恐在夢裡,迷路的主人
不再歸來


●地下道

紙箱鋪在硬冷的地板
就能鎮壓住,滔滔而來的
寒流嗎?睡在上面的人
早已縮成一團
結冰的肉球

有時凍醒,像溺水者
胡亂抓一張,比夢還要
輕薄的報紙,蓋住被擠出
家鄉的身軀上,這時
溫度還在下降

冷到無奈的極點
唯一的美夢是
夢見自己
燒成嗶嚦啪啦的
一團火球

星期五, 4月 06, 2018

(倉央嘉措1683――1745)

那一天我轉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不為來生
只為你的溫暖



那一世我轉山轉水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轉山轉水轉佛塔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天上的仙鶴借我潔白的翅膀
我不會遠走高飛
飛到理塘就轉回
山頂升起皎潔的月亮
你的臉龐浮現我心上


你那美麗的臉龐
悄然浮在我的心上



(倉央嘉措1683――1745),是西藏歷史上著名的人物。出生在門隅拉沃宇鬆地方,從小資質靈敏,曾拜五世班禪為師,落髮受戒,取法名為羅桑仁青倉央嘉錯。後被迎至布達拉宮,在著名學者桑傑嘉錯的直接培養下,學習天文曆算、醫學及文學等,對詩的造詣很深。二十五歲時,作為上層統治階級爭權奪利犧牲品的倉央嘉錯,開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活。先後周遊了青海、甘肅、蒙古、四川、衛藏、印度、尼泊爾等地。曾當過乞丐,送過屍體,生活極為艱苦。由於接觸過廣大的人民群眾,有豐富的生活實踐,從而寫出了優美動人的《倉央嘉錯情歌》。一說倉央嘉錯被解往北京途中遭害,所寫作品為二十五歲以前的東西。

黃昏去會情人,黎明大雪飛揚,莫說瞞與不瞞,腳印已留雪上。 ...喇嘛倉央嘉措,別怪他風流浪蕩,他所追尋的,和我們沒有兩樣。

相傳倉央嘉措在入選達賴前,在家鄉有一位美貌聰明的意中人,他們終日相伴,耕作放牧,青梅竹馬,恩愛至深。倉央嘉措進入布達故宮後,他厭倦深宮內單調而刻板的黃教領袖生活,時時懷念著民間多彩的習俗,思戀著美麗的情人。他便經常微服夜出,與情人相會,追求浪漫的愛情生活。有一天下大雪,清早起來,鐵棒喇嘛發現雪地上有人外出的腳印,便順著腳印尋覓,最後腳印進入了倉央嘉措的寢宮。隨後鐵棒喇嘛用嚴刑處置了倉央嘉措的貼身喇嘛,還派人把他的情人處死,採取嚴厲措施,把倉央嘉措關閉起來。關於類似的浪漫傳說還很多,但都以悲劇而告終。同時,倉央嘉措還是一位才華出眾的民歌詩人,寫了很多熱情奔放的情歌,他的《情歌》詩集,詞句優美,樸實生動,在民間廣為流傳歌誦。

莫怪活佛倉央嘉措,風流浪蕩;他想要的,和凡人沒什麼兩樣。藏族人雖然是虔誠的佛教徒,可是他們內心最感親近的達賴,據說就是這位在布達拉宮沒有靈塔的倉央嘉措。他們之所以如此崇拜這位年僅二十四歲就遭到政治人物謀害的少年喇嘛,就因為少年喇嘛的情詩表達了他們對人生的熱愛與理解。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星期四, 4月 05, 2018

不要怕,太陽落了還有星辰(瘂弦1932--)

等光與影都成為果子時
你便怦然憶起昨日了
(周夢蝶1921--2014)

啊,今夜原野上只有你一人
啊,不要怕,太陽落了還有星辰
(瘂弦1932--)


星期三, 4月 04, 2018

《華文現代詩》季刊

寫詩,就像寫日記寫周記,每天念頭遭遇,熙熙攘攘,找個時間靜心審視書寫,那便是詩。《華文現代詩》季刊,不特別強調名家作品,也不刻意發掘潛力新秀,只提供沃土讓愛好創作者,紮根,發芽,成長,茁壯!

●《華文現代詩》季刊
 每逢二、五、八、十一月出版
1. 一般稿件:meihsia@msn.com   
2.母語稿件:ningkuei@gmail.com
3.「新詩絕句四行詩」徵稿:
 k12134@ms18.hinet.net (每人2首)
本刊編輯委員:
彭正雄、鄭雅文、林錫嘉、曾美霞、
許其正、 陳福成、莫渝、陳寧貴、劉正偉
本刊內容紮實獲
國立台灣文學館暨北市政府文化局補助出版
訂閱:(02)23511028 文史哲出版社
每期180頁150元  每年四期600元 
郵撥05128812彭正雄帳戶
投稿請附作者通訊處
若作者未收到書請再聯絡:
lapen@ms74.hinet.net
---------------------------------------------
由詩人陳福成精心策畫
撰寫的華文現代詩刊
九位編委的詩人點將錄
經過多時創作已完成
上窮碧落下黃泉
蒐羅詩人專書與詩想
旁徵博引,鞭辟入裡
處處精彩皆可見
引領讀者一窺
詩人生平創作的詩情遊蹤
全套一共九冊即將出版
--------------------------------------
武林風常動
掌門氣自雄
●台灣南方詩壇重鎮
掌門詩學社
掌門詩刊2018年元月復刊
1月與7月出版,4月底與10月底截稿
投稿信箱:ChairmanPoetics2017@gmail.com
------------------------------------------

AI“類腦智能”

“類腦智能”是利用神經形態計算來模擬人類大腦處理信息的過程,這是當前人工智能領域最新的熱點方向,也是人工智能的終極目標。“類腦智能”在信息處理機制上與大腦相似、在認知行為和智能水平上與人類相似,最終目標是通過借鑒腦神經結構和信息處理機制,使機器以類腦的方式實現各種人類認知能力及協同機制,達到或超越人類的智能水平。

洛夫1928--2018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
試上超然台上看,
半壕春水一城花。
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卻谘嗟。
休對故人思故國,
且將新火試新茶。
詩酒趁年華。
(蘇軾)

●洛夫1928--2018
假如你是鐘聲
請把回響埋在落葉中
等明年春醒
我將以融雪的速度奔來

假如你是太陽
請把最後一道強光收入陽傘
等明年春醒
我將為你撐出滿天絢爛


盧梭的墓志銘

盧梭的墓志銘:
「睡在這裡的是一個熱愛自然和真理的人。」

星期二, 4月 03, 2018

周夢蝶

所以,睡吧
一笑而得其所哉的
睡吧
醒來時
或劫已千變了
---周夢蝶

星期一, 4月 02, 2018

呂赫若

所謂經典作品,就是一代一代人,都會傳承喜愛閱讀的作品。有人生前吹牛自己作品五百年來第一人,然而去世後可能很快被世人忘光光。四月二日客家電視台開播年度大戲「呂赫若(1914-1951)傳奇」,才讓我從遺忘裡再度想起他。他曾是台灣第一才子,也是個美男子,當時有許多少女文青,看見他會興奮尖叫。呂赫若與我一樣有客家血緣,他祖籍廣東饒平,後來遷居桃園龍潭,後再遷居台中,是活躍於台灣日治時期到戰後初期的小說家。後因二二八事件,進入鹿窟這個地方躲藏,而被毒蛇咬死(比詩人洛夫寫的昨日之蛇更毒吧,洛夫寫蛇,呂赫若是真正遇蛇被咬),呂赫若這名字,如今已很少被人提起,他的作品除非為了特別目的去研究,很少人會去閲讀,最後只會有人偶爾提起他說過:文學是苦難的道路,是和夢想戰鬥的道路《呂赫若日記》。

周夢蝶的詩

踏破二十四橋的
月色
頓悟鐵鞋是
最盲目的蠢物!
而所有的夜都鹹
所有路邊的李
都苦
~周夢蝶(一九二一——二〇一四)


「青山隱隱水迢迢, 秋盡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橋明月夜, 玉人何處教吹簫。」 
杜牧(西元803年~西元852年)

周夢蝶(一九二一——二〇一四)

周夢蝶(一九二一——二〇一四)
孤峰頂上
恍如自流變中蟬蛻而進入永恆
那種孤危與悚慄的欣喜——
髣髴有隻伸自地下的天手
將你高高舉起以寶蓮千葉
盈耳是冷冷襲人的天籟。
擲八萬四千恆河沙劫於一彈指!
靜寂啊,血脈裡奔流著你
當第一瓣雪花與第一聲春雷
將你底渾沌點醒——眼花耳熱
你底心遂繽紛為千樹蝴蝶
向水上吟誦你底名字
向風裡描摹你底蹤跡;
貝殼是耳,纖草是眉髮
你底呼吸是浩瀚的江流
震搖今古,
吞吐日夜。
每一條路都指向最初!
在水源盡頭。只要你足尖輕輕一點
便有冷泉千尺自你行處
醍醐般湧發。且無須掬飲
你顏已酡,心已洞開。
而在春雨與翡翠樓外
青山正以白髮數說死亡;
數說含淚的金檀木花
和拈花人,以及蝴蝶
自新埋的棺蓋下再再飛起的。
踏破二十四橋的月色
頓悟鐵鞋是最盲目的蠢物!
而所有的夜都鹹
所有路邊的李都苦
不敢回顧:觸目是斑斑刺心的蒺藜。
恰似在驢背上追逐驢子
你日夜追逐著自己底影子
直到眉上的虹采於一瞬間
寸寸斷落成灰,你纔驚見
有一顆頂珠藏在你髮裡。
從此昨日的街衢;昨夜的星斗
那喧囂;那難忘的清寂
都忽然發現自己似的
發現了你。像你與你異地重逢
在夢中,劫後的三生。
烈風雷雨魑魅魍魎之夜
合歡花與含羞草喁喁私語之夜
是誰以猙獰而溫柔的矛盾磨折你?
雖然你的坐姿比徹悟還冷
比覆載你的虛空還厚而大且高……
沒有驚怖,也沒有顛倒
一番花謝又是一番花開。
想六十年後你自孤峰頂上坐起
看峰之下,之上之前之左右。
簇擁著一片燈海——每盞燈裡有你。
等光與影都成為果子時,
你便怦然憶起昨日了。
那時你底顏貌比元夜還典麗
雨雪不來,啄木鳥不來
甚至連一絲無聊時可以折磨折磨自己的
觸鬚般的煩惱也沒有。
是火?還是什麼驅使你
衝破這地層?冷而硬的。
你聽見不,你血管中循環著的吶喊?
「讓我是一片葉吧!
讓霜染紅,讓流水輕輕行過……」
於是一覺醒來便蒼翠一片了!
雪飛之夜,你便聽見冷冷
青鳥之鼓翼聲。
還魂草
「凡踏著我腳印來的
我便以我,和我底腳印,與他!」
你說。
這是一首古老的,雪寫的故事
寫在你底腳下
而又亮在你眼裡心裡的,
你說。雖然那時你還很小
(還不到春天一半裙幅大)
你已倦於以夢幻釀蜜
倦於在鬢邊襟邊簪帶憂愁了。
穿過我與非我
穿過十二月與十二月
在八千八百八十之上
你向絕處斟酌自己
斟酌和你一般浩瀚的翠色。
南極與北極底距離短了,
有笑聲曄曄然
從積雪深深的覆蓋下竄起,
面對第一線金陽
面對枯葉般匍匐在你腳下的死亡與死亡
在八千八百八十之上
你以青眼向塵凡宣示:
「凡踏著我腳印來的
我便以我,和我底腳印,與他!」
註:傳說世界最高山聖母峰頂有還魂草一株,經冬不凋,取其葉浸酒飲之可卻百病,駐顏色。按聖母峰高拔海八千八百八十二公尺。
九宮鳥的早晨
九宮鳥一叫
早晨,就一下子跳出來了
那邊四樓的陽臺上
剛起床的
三隻灰鴿子
參差其羽,向樓外
飛了一程子
又飛回;輕輕落在橘紅色的闌干上
就這樣:你貼貼我,我推推你
或者,不經意的
剝啄一片萬年青
或鐵線蓮的葉子
猶似宿醉未醒
闌闌珊珊,依依切切的
一朵小蝴蝶
黑質,白章
遶紫丁香而飛
也不怕寒露
染濕她的裳衣
不曉得算不算是另一種蝴蝶
每天一大早
當九宮鳥一叫
那位小姑娘,大約十五六七歲
(九宮鳥的回聲似的)
便輕手輕腳出現在陽臺上
先是,擎著噴壺
澆灌高高低低的盆栽
之後,便鉤著頭
把一泓秋水似的
不識愁的秀髮
梳了又洗,洗了又梳
且毫無忌憚的
把雪頸皓腕與蔥指
裸給少年的早晨看
在離女孩右肩不遠的
那邊。雞冠花與日日春的掩映下
空著的籐椅上
一隻小花貓正匆忙
而興會淋漓的
在洗臉
於是,
世界就全在這裡了
世界就全在這裡了
如此婉轉,如此嘹喨與真切
當每天一大早
九宮鳥一叫
【鑑評】
周夢蝶,本名周起述,河南淅川縣人,一九二一年二月十日生,祖父為晚清秀才,父親早逝,由母親撫育成人,從小在貧困環境中長大,寡言少語,淡泊名利,晚年亦未嘗稍改。周夢蝶曾在一九四三年就讀河南省立開封師範(當時遷校至鎮平縣),兩年後學校遷回開封市,他又輟學在家,直到一九四七年才又進入宛西鄉村師範修完師範學業,並參加青年軍,次年隨軍來台,一九五六年退役。
一九五九年秋天開始,周夢蝶在武昌街與重慶南路轉角處擺書攤,專賣詩集和純度極高的文學作品,後來沿武昌街向西移至明星咖啡廳樓下,直至七○年代結束,當時嚮往文學的青年男女,無不數度到他的書攤前徘徊竟日,有時翻閱書籍,有時與之交談,有時只是靜靜感受他冥然獨坐的禪境。在六○年代、七○年代,武昌街頭成為台北重要的文化街景之一,滿足並增強了許多愛詩的心靈。
《七十年代詩選》編者說:「從沒有一個人像周夢蝶那樣贏得更多純粹心靈的迎擁與嚮往。周夢蝶是孤絕的,周夢蝶是黯淡的,但是他的內裡卻是無比的豐盈與執著。」指的就是貧困的物質生活條件下,怡然平靜的一顆心,熾熱的詩情湧盪不已,「火是為雪而冷」,「鑄火為雪」,「雪中取火」,以兩極的對立逼使詩的怡然瀰滿而出。
周夢蝶的第一本詩集《孤獨國》出版於一九五九年四月,在紅塵之中而又摒紅塵於千里之外的孤絕,其實是一種寧靜心靈的寫照,格外令人著迷。第二本詩集《還魂草》則是詩與禪的結合,出版於一九六五年七月,至今三十年猶未出版第三本詩集,萬眾企盼,蟄雷潛伏,只能讓讀者一再回味這兩冊詩集。好在這三十年之間,《藍星詩刊》、《聯合報副刊》、《台灣詩學季刊》陸續刊載周夢蝶詩篇,佳作連連,依舊瘦身而豐采。
蘇東坡評陶淵明詩作「質而實綺,癯而實腴」,以此八字視周夢蝶的〈孤峰頂上〉,竟也如合符契。以第一段而言,質之於綺:蟬蛻/流變,孤危與悚慄/欣喜,地下/天手,冷冷天籟/寶蓮千葉,都以如此華貴之「火」捧舉靜純之「雪」,孤峰頂上(質)是由一片燈海簇擁著(綺),你在孤峰頂上(癯)而每盞燈裡有你(腴)。截然的繁華與冷清,讓人在絕冷之中感受絕美!
〈還魂草〉也是以絕高、絕冷來襯托生命的最大可能。絕高:聖母峰,海拔八千八百八十二公尺;絕冷:積雪深深的覆蓋下;「還魂草」則是經冬不凋,其葉浸酒,可以卻百病,駐顏色的生命再生之力!周夢蝶的詩總是在絕冷孤高處展現生命雖微細而長韌!
〈樹〉亦然,衝破地層的樹的生命力是神秘的,卻也是巨大的,此詩的時間感游走於未來、過去、現在,隨意而自如,首段「等光與影都成為果子時」於現在設想未來,「你便怦然憶起昨日了」則於未來設想過去。樹之為生命力蓬勃之象徵,就從這樣的時間感中活了起來。

近期的〈九宮鳥的早晨〉,欣欣然有凡俗之美,九宮鳥、小蝴蝶、小姑娘、小花貓,是興會淋漓的朝氣,淋漓盡致地呈現出周夢蝶臨晚卻有旭日心境的生命韌力。

星期日, 4月 01, 2018

天使

●看見詩人俱樂部許多詩友寫兒童詩
可以這樣寫嗎:《天使》

收到簡訊,我到達
交貨地點。它立刻認出我
您好,她用甜美聲音:
請簽收。然後親切道謝離去

它,是無人車快遞員
成了人間的新血液
在大街小巷輸送養分
它,不叫無人,是天使

羅青論羅門

●羅青論羅門
羅門一生,還真是一番如假包換的逍遙遊。他為了專心侍奉詩神,不到五十就辭了待遇優厚的民航局工作,以微薄的月俸退休,四十年來,不知「謀」生為何物,雖生活簡樸時或捉襟見肘,但他從不後悔抱怨。常教人想起莊子〈大宗師〉裡說的:「古之真人,
不逆寡,不雄成,不謨士。
若然者,
過而弗悔,當而不自得也。
若然者,
登高不慄,入水不濡,入火不熱」

●洛夫的十八禁,《性騷擾》   
 
手指
沾一點點唾液
剛翻到
莊子乘大鵬而飛的那一頁
 
隔著一層薄板
鄰室大聲傳來
電視中的廣告
     威
   而

                  1999.2

洛夫,行過漁人碼頭


 
1 
一隻海鷗飛過頭頂
稀白的糞便
吧的一聲
掉在我的帽子上
 
好準
比甚麼
「詩人是世界的良心」
準多了

2 
而某某詩人
與這隻海鷗肯定有某種關係
同樣的糞便
同樣的聒噪
同樣的腥
鳥在空中的姿勢真美
只是,我再也看不到
牠的飛翔
                      1999.2
               洛夫詩選雪落無聲

星期六, 3月 31, 2018

中元節 ◎杜潘芳格

中元節 ◎杜潘芳格
 
你,歡喜在這
紛雜人群底背
追求
「毋記得你自家係麼儕。」
 
,在人群底背
越來就越淸楚
係孤淒心焦人
貢獻畀中元節
祭典个大豬公
打開大大个嘴
含一隻「甘願」
 
不論麼个時節
畀佢含「甘願」个
就係我,無就係你。

如是我聞 蔣勳

春分時節,雲門藝廊添上一抹新綠,蔣勳畫作「雲淡風輕」在淡水雲門劇場舉行開展茶會,過去畫家辦展,展出十幾幅畫作是常態,但蔣勳這次卻只展出一幅畫。

「以前會說青春不要留白,現在覺得留白很棒,走到田野聽秧苗的聲音、稻穀成熟沙沙沙的聲音,還有一朵一朵雲的聲音,我就覺得好奢侈。」

畫作下方有一首蔣勳寫的詩「聽風的聲音」,蔣勳認為,「畫家有時一生只跟一個風景對話,塞尚跟普羅旺斯的維克多山對話,黃公望只有富春山水,沒有旁騖,只跟一個風景對話,懂得感謝,也懂得滿足。」

我相信人的孤獨,有時候某一種對生命沒有價值的虛無感,他會這樣擠在一起,也會彼此分享那個時刻的一種茫然的東西。」

今天台灣威權拿掉了嗎?不一定,我覺得這個東西還在。真正的威權是你不敢做孤獨的自己。

美不是每個人可以達到,不見得是每一個人都有。甚至像梵谷這樣的人,不靠美術學院他也一樣變成大畫家。我跟同學們說,美術系老師能夠教你就是術的部分,美的部分是你自己可能要讀小說、聽音樂,經歷你的人生去完成的。

2010年有一次,蔣勳昏迷了,差點死掉。「我現在心臟裝了支架,萬一有事情,要有人把硝化甘油塞到我的舌下,它可以擴大心臟血管。那天我剛好在台大醫院急診處的附近,所以我真的很幸運。」今年70歲的他,什麼都講,沒有禁忌,「生死真的就是一念,我在那邊醒過來的時候,醫生說你的支架裝好了。我就覺得,那個生命其實已經結束過一次,因為完全沒有知覺了,剎那之間所有的血上不去。生死其實每一分每一秒都跟我們在一起。沙特說,大家都覺得死亡離我們很遠,其實嬰兒誕生以後每一分每一秒就在靠近死亡,他是從存在主義哲學去講這件事情。可是有沒有發現,儒家不願意死亡,一個學生好不容易問孔子死亡是什麼,又被他罵一頓:未知生,焉知死,所以我們都不敢對死亡發問。
---------------------------------------
不安
向明

家裡兩隻鸚鵡叫東叫西的

令人好生不安

好像逮住了我的困惑

為什麼不像鷹隼一樣自在

困居在這處侷促的空間

我問老妻餵過牠們沒有

妻說餵過兩次了,還是那樣

我猛然想起誰說過的

光吃飽沒啥用

如果有翅膀,卻不能飛翔

星期五, 3月 30, 2018

●詩想起 無去無來

●詩想起
無去無來·

「無去無來本湛然
不居內外及中間
一顆水精潔瑕翳
光明透出滿人間
(無去無來  / 拾得)」

我没有來源
也没有去向
我不定居在裡面
不定居在外面
也不定居在中間

我若自由自在的水
默默,淨去礙眼的
瑕疵。
悄悄,湛盡
虚偽的藏污納垢

我的名字,叫做
無邊無際的公開透明
無法形容的包容,最最
純潔的意象
觀照著人間

凱文‧凱利《失控》

在一次會議上,麥克洛克說過這樣的話:「我特別不喜歡人類,從沒喜歡過。在我看來人類是所有動物裡最卑鄙最具破壞性的。如果人能進化出活得比人自己更有趣味的機器,我想不出為什麼機器不應該十分快樂地取代我們,奴役我們。它們也許會過得快活的多,找出更好玩的樂子。」人道主義者聽到這種推測驚懼不已,但在這種的噩夢般泯滅人性的情節背後,隱藏著一些非常重要的理念:機器有可能進化,它們也許確實能比我們更好地完成日常工作,我們與精良的機器享有相同的操作原理。這些理念就是下一個千年的絕好比喻。

星期四, 3月 29, 2018

筆記20180330《洛夫詩句選》

●筆記20180330
大學問家,勢必經過大量閲讀,加以高天份的領悟。詩人一樣要經過這樣的覺悟過程,然而也可能入戲太深,覺悟不過來,因而活在別人的陰影下創作。目前人類詩人的最大對手是AI詩人,AI詩人的大數據比任何人類詩人還多,它們未來量子級的處理速度,就形成另類覺悟,因此,未來唯有頂尖詩人才能與之抗衡?


《洛夫詩句選》
《洛夫詩句選》

如果我用血寫詩
請讀我以冰鎮過的月光

天涼了,右手緊緊握住
口袋裏一把微溫的鑰匙

天是一塊無言的石頭
鑿開後驚見一只癩蝦蟆跑了出來
成全牠我只好鞠躬下臺

要吃我就來吧
只要你不怕
滿身帶刺的孤獨

某年某月某日某某在此坐化
種瓜得魚不亦宜乎
禪曰:是的是的

做什麼不嫌晚,譬如愛
與其我們讓細火慢燉
不如抱一塊冷漠的石頭入睡
做完之後整個世界便為之癱瘓

星期三, 3月 28, 2018

陸羽茶藝館

●詩壇憶往
這張照片是三十多年前,秋水詩刊邀集詩友,參訪知名的天仁茗茶總公司。後來天仁在台北市衡陽路,別開生面開了一家設計溫馨、氣氛典雅的「陸羽茶藝館」,年長的台北詩人們,從設於中華商場較簡陋的茶館轉移過來,一時間「陸羽茶藝館」成了台北的詩人聚會開會場所,令人想起更多年前武昌街的「明星咖啡屋」;「陸羽茶藝館」似乎開啟了在台北市大街小巷,流行起別出心裁各擅勝場設計的茶藝館,像詩友許露麟在水源路金石堂書城邊樓上,也開了一家「五更鼓茶藝館」,開幕時廣邀台北作家詩人齊聚一堂,熱鬧盛況空前,許老闆還每位來賓各發一塊木板,要求在上面提詩作畫簽名,有人寫《五更鼓煮茶萬家香》等等,開幕後掛在茶藝館四處,倒讓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之感。當時茶藝館的流行,似乎頗有取代台北原來咖啡館之勢。

●秋水詩刊主編涂靜怡說明:
這是秋水創刊10周年慶,我們租一部遊覽車到新竹青草湖拜祭古丁老師,送去剛出版的<古丁全集>到墓碑前。報名一快去的詩人朋友有:文曉村老師、向明老師、藍雲大哥、麥穗大哥、劉菲大哥,汪洋萍大哥、朵思、古月、雪柔、林錫嘉、亞媺、李政乃大姐、朱夜、金劍大哥等等。最左邊那位是陳寧貴,旁邊是白靈。已是四十年前的往事了。

星期二, 3月 27, 2018

真相

假象,在杯觥交錯中
得意穿梭。只有
透視眼能看見
真相,沉默的微笑

羅青【紀念老友羅門】

讀到羅青【紀念老友羅門】的詩,他將羅門的詩集詩篇名句天衣無縫融入詩中,羅門一生能得如此知己,夫復何求啊。詩人羅青說,詩人羅門,天真倔強又專橫的,以大詩人之姿,孤獨過去。其實他的倔強專橫正是來自他追求絕對完美的天真,他不像一般人會關心經營人際關係,甚至無視人際關係的重要,因此能與羅門長久為友的如羅青,都是因為他們彼此才氣縱橫而惺惺相惜,都能深刻理解「完美是最豪華的寂寞」。

●羅青/我是大詩人(原詩很長這是精華節錄)
讓所有的聲音都從「破玻璃的裂縫裡逃亡」
讓樹葉害怕移動,鳥雀忘卻鳴叫
「時間逃離鐘錶」,記憶埋葬回憶
最後,我要在無極曠野之上
高高懸起一把隱形的椅子
然後,千姿百態的坐了上去
讓你們終於有了抬頭仰望的藉口

●一九七六年
距今四十年前
羅青創辦的草根詩刊舉辦
生活詩創作展
詩人羅青發出
別出心裁邀請函

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群集狀態下的系統
比如人類社會的導向
是由一大堆相互聯結
自相矛盾的成員控制的
--- 凱文.凱利「失控」)

●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這個世界是
光明的,大家的心事
超距感應。歡欣的淚水
滙流在一起澎湃
笑聲飛翔在,晴朗
和煦天地間

這個世界是
黑暗的,你定居
在龍潭,我潛藏在虎穴
相互催眠,洗腦,敵視
以征服取樂,用仇恨的
海嘯,將彼此安身的
島嶼,沉沒

星期一, 3月 26, 2018

洛夫詩留人間:加拿大洛夫文學館追思

洛夫詩留人間:加拿大洛夫文學館追思
 
 曾在列治文居住了二十多年的知名詩人洛夫,於臺北時間3月19日淩晨與世長辭,目前包括兩岸及世界各地華語詩壇都有悼念活動,位於三角洲的洛夫文學館,則設了簡單樸素的靈堂,並在昨天(3月24日)下午舉行了追思會,洛夫生前的“戰友”──創世紀詩刊的共同創辦人,高齡已86歲的瘂弦,也到場致哀。
   
 瘂弦在致詞時說,在創世紀三巨頭中,洛夫和張默的名字都是從第一期就出現,他則是從第二期才開始發表作品,算起來,洛夫是他的詩“哥”。
 
 瘂弦提到,在洛夫住院時,他在電話中曾“安慰”洛夫:「你這輩子該寫的都寫出來了,我都還沒完成,而你完成了,該休息一下了。」
 他認為,洛夫一生的詩作,短詩、長詩,乃至中型的詩篇都有,書寫的題材有愛、有戰爭,也有哲學的焦慮……,他的作品才誕生,影響才剛剛開始,瘂弦相信:「洛夫的詩會繼續成長,時間不會薄待洛夫,會給他最好的回報。」
  
 洛夫親侄女,也是洛夫文學館女主人莫青,在追憶了洛夫的過往之後,則以背誦吟哦了洛夫的名詩〈煙之外〉以為追思。
 
 這項追思會是下午兩點到五點,由本地時事評論員丁果主持。包括本拿比市議員王白進、漂木藝術家協會會長謝天吉及副會長章邁等近60人參加。
 
 洛夫於1996年移居加拿大溫哥華,積極推廣中國文化,不僅帶動了溫哥華華語文學創作,並培養提攜了很多華語文學後進,2016年洛夫返台定居,溫哥華的文學愛好者及他的親朋好友就開始籌建洛夫文學館。
 
 文學館所在地牧辰莊園(Muchen Villa)由龍美地產總裁劉毅及其妻子提供,劉毅妻子莫青是洛夫的侄女,也是洛夫在溫哥華定居20年從事文學活動的主要見證者,館內收藏了洛夫當年寫作《漂木》時的桌檯,和手稿及墨寶。
 
(洛夫詩歌選摘)
向一個詩人表達敬意,最好的方式,就是讀他的詩:
  
  ●煙之外
 
在濤聲中喚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來潮去
左邊的鞋印才下午
右邊的鞋印已黃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傷的書
結局如此之淒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視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純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個下午的雲
海喲,為何在眾燈之中
獨點亮那一盞茫然
還能抓住什麽呢?
你那曾被稱為雲的眸子
現有人叫作

 
   ●子夜讀信
 
子夜的燈
是一條未穿衣裳的
小河
你的信像一尾魚遊來
讀水的溫暖
讀你額上動人的鱗片
讀江河如讀一面鏡
讀鏡中你的笑
如讀泡沫
 
  ●金龍禪寺
 
晚鐘
是遊客下山的小路
羊齒植物
沿著白色的石階
一路嚼了下去
 
如果此處降雪
 
而只見
一隻驚起的灰蟬
把山中的燈火
一盞盞地
點燃
   
  ●邊界望鄉
  
說著說著
我們就到了落馬洲
  
霧正升起,我們在茫然中勒馬四顧
手掌開始生汗
望遠鏡中擴大數十倍的鄉愁
亂如風中的散髮
當距離調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
一座遠山迎面飛來
把我撞成了
嚴重的內傷
  
病了病了
病得像山坡上那叢凋殘的杜鵑
只剩下唯一的一朵
蹲在那塊「禁止越界」的告示牌後面
咯血。而這時
一隻白鷺從水田中驚起
飛越深圳
又猛然折了回來
 
而這時,鷓鴣以火發音
那冒煙的啼聲
一句句
穿透異地三月的春寒
我被燒得雙目盡赤,血脈賁張
你卻豎起外衣的領子,回頭問我
冷,還是
不冷?
 
驚蟄之後是春分
清明時節該不遠了
我居然也聽懂了廣東的鄉音
當雨水把莽莽大地
譯成青色的語言
喏!你說,福田村再過去就是水圍
故國的泥土,伸手可及
但我抓回來的仍是一掌冷霧
 
  後記:民國六十八年三月中旬應邀訪港,十六日上午余光中兄親自開車陪我參觀落馬洲之邊界,當時輕霧氤氳,望遠鏡中的故國山河隱約可見,而耳邊正響起數十年未聞的鷓鴣啼叫,聲聲扣人心弦,所謂「近鄉情怯」,大概就是我當時的心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