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19, 2018

《秋水》詩人古丁作品 〈雨露〉

古往今來的英雄們,值得尊敬的英雄,不僅是功成名就的英雄,還有許多無名英雄,詩人古丁的〈雨露〉不錦上添花,歌頌的是無名英雄。

●詩人古丁作品
〈雨露〉

期許我是雨露
果實們,成熟吧
當芬芳向空中擴散時
最先享受到的該是那風







我只是雨露而已
果子們成熟後
雨露就不需要了

我寧為雨露
不是那風


《秋水》詩刊第一期
於1974年1月1日出版
詩人古丁在〈創刊詞〉寫道:
「只為開闢一塊乾淨的園地
供愛好新詩的朋友
作歸隱式的吟哦
在寧靜中享受詩與美的人生
將名利放逐於詩國之外」

星期六, 2月 17, 2018

詩想起20180218

●詩想起20180218

我將要寫的一首詩
意境與情景告訴
電腦裡的A i詩人
很快的它寫出
十首各種不同風格的詩
要我挑選和修改
然後我完成了這首詩
並將這首詩發表出來
請問這首詩是我寫的
還是電腦寫的
至於讀者會在乎
這作品是誰寫的嗎
這就是未來面臨的詩創作
我們將從纸本時代的
人本書寫
弔詭的進入數位時代的
科技書寫

星期五, 2月 16, 2018

何懷千歲憂

歷史,強勢者書寫,其中有多少真實?終究,多少六朝興廢事,盡入漁樵閒話。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平生只要盡己所能,取悅自我,人生不滿百,何懷千歲憂。


以風雷為琴,天地線為絃,
將人間最霹靂的詩想喚醒。
一路追蹤,內心深處的彩虹,
為詩想尋覓美麗的玩伴。
傾聽!洶湧的詩篇,
正彈奏,2018年
瑰麗的天光雲影!

星期三, 2月 14, 2018

羅門的燈屋

台北市泰順街的燈屋已不存在,但它的美好會繼續留在人們記憶中。詩人羅門生前也複製了另一座燈屋在彼岸的海南故鄉。當地的海南大學也設有一座詩人羅門紀念館。

●羅門「燈屋」
燈屋,光住的地方
 沒有圍牆,在無邊的
透明中,世界自由來去
無窮的東南西北
廣闊深遠,進入
老莊不可說不可說的
N度存在空間
詩人羅門
聞名遐邇的燈屋
是頗具巧思的裝置藝術
也是莊子說的
無用之用方為大用
這盞燈即是
用大小蒸籠一層層疊起來的







星期二, 2月 13, 2018

詩想起

●詩想起
傳統紙媒副刊一直
掐住藝文風向
是寫作者知名度製造機
使得藝文偏邪狹隘
如今網路來解放了
創作者
大鳴大放的時代降臨了
愛怎麼寫就怎麼寫
詩,環肥燕瘦
一定會有同好欣賞


回憶,怎麼誕生的,傳說
是蛋白質激酶
遍布在大腦組織中,守候著
吸取各種新的經驗,醞釀出
風花雪月,魂飛夢迴
的神祕回憶

因此神祕的
回憶,並不神祕
當詩人情天霹靂
猛力一推,雙手如流
千翼之鳥,萬孔之笛
便開始招換

星期一, 2月 12, 2018

回憶是什麼

回憶,怎麼誕生的,傳說
是蛋白質激酶
遍布在大腦組織中,守候著
吸取各種新的經驗,醞釀出
風花雪月,魂飛夢迴

因此神祕的
回憶,並不神祕
當詩人情天霹靂
猛力一推,雙手如流
千翼之鳥,萬孔之笛
便開始召喚

蓉子《青鳥》(1952)

●蓉子《青鳥》(1952)

從久遠的年代裡
人類就追尋青鳥,
青鳥,你在那裡?

青年人說:
青鳥在邱比特的箭簇上。

中年人說:
青鳥伴隨著「瑪門」

老年人說:
別忘了,青鳥是有著一對
會飛的翅膀啊

●「瑪門」(Mammon)“財富”之意




在灰燼中等你

●沉復/浮生六記  鍾情
她用筷子夾一塊鹵瓜硬塞進我嘴裡。我摀著鼻子細細咀嚼,果然又脆又好吃。等我鬆開鼻子再嚼,發現味道的確很鮮美。從此以後,我也喜歡上吃鹵瓜。陳芸曾經用麻油和上少許白糖再與腐乳均勻攪拌,味道也很鮮美。她還把鹵瓜搗碎和腐乳拌在一起,美其名曰“雙鮮醬”,味道很是特別。我說:“一種東西,開始的時候你討厭它,現在卻很喜歡它,這是什麼原因呢?”陳芸說:“如果一種東西是你所鍾情的,就算它很醜陋,你也不會嫌棄。這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啊。”

●洛夫
緊抱橋墩
我在千尋之下等你
水來
我在水中等你
火來
我在灰燼中等你

星期日, 2月 11, 2018

錦連與楊牧的《孤獨》

●錦連:
詩最重要的是美感、意境,我不排斥任何人的作品,絕不贊成干涉別人想法。寫作是個人自由,不應該有規則,只要不影響生活那都是可接受的範圍。語言相當奧秘,每個人有各自的呈現方式,一定要尊重任何想法、呈現方式,去傳達感情,那就是我對詩的看法。

●錦連《孤獨》
 孤獨是什麼
孤獨是獨自聳立於海角
白天默默地思索著什麼
夜晚不停地緩緩旋轉
向微暗的天空與
黝黑的大海投射
黑白交替的光芒

●楊牧《孤獨》  
孤獨是一匹衰老的獸
潛伏在我亂石磊磊的心裏
背上有一種善變的花紋
那是,我知道,他族類的保護色
他的眼神蕭索,經常凝視
遙遙的行雲,嚮往
天上的舒卷和飄流
低頭沉思,讓風雨隨意鞭打
他委棄的暴猛
他風化的愛


楊牧

孤獨 ◎楊牧
    
孤獨是一匹衰老的獸
潛伏在我亂石磊磊的心裏
背上有一種善變的花紋
那是,我知道,他族類的保護色
他的眼神蕭索,經常凝視
遙遙的行雲,嚮往
天上的舒卷和飄流
低頭沉思,讓風雨隨意鞭打
他委棄的暴猛
他風化的愛
    
孤獨是一匹衰老的獸
潛伏在我亂石磊磊的心裏
雷鳴剎那,他緩緩挪動
費力地走進我斟酌的酒杯
且用他戀慕的眸子
憂戚地瞪著一黃昏的飲者
這時,我知道,他正懊悔著
不該冒然離開他熟悉的世界
進入這冷酒之中,我舉杯就唇
慈祥地把他送回心裏

蓉子《石榴 》

蓉子《石榴 》

忍受熾灼的夏陽
顯映的不是成熟的甜
而是痛苦的爆裂
啊,石榴滴血
粒粒紅殷



















星期五, 2月 09, 2018

懸念

如是我聞
●英國將成立“孤獨部”
據紅十字會數據顯示,英國6560萬人口中,有900萬人時常感到孤獨這部分人群涉及社會各個階層,各個年齡段,而觸發孤獨感的原因也各有不同:失業,親人離世,分手 等等。英國約有20萬名老年人每個月只能與親人朋友交談上一次,75歲以上的英國老年人中有一半獨自生活,這個數字約在200萬人左右。許多英國人數天甚至 數周和外界沒有任何往來。對此,英國首相特蕾莎·梅決定基於“孤獨感是現代生活中可悲的事實”,英國將成立“孤獨部”,以應對這一日漸棘手的社會問題。

●懸念
拉開,空間的窗簾
時間的瀑布
嘩嘩然傾洩而下

窗外
是逃離調色板而去的
曠野

窗裡
是孕育著盼望的
遙遠

蓉子/傘

一柄頂天
頂著艷陽 頂著雨
頂著單純兒歌的透明音符
自在自適的小小世界

一傘在手
開合自如
合則為竿為杖
開則為花為亭
亭中藏著一個
寧靜的我



星期四, 2月 08, 2018

杜潘芳格

●杜潘芳格 (1927 --  2016 3/10)
創作的金字塔
  
我想,懂多種語言,思想會多元化,無形中,在那些不同的語言文化的磨擦當中,會自我批評、自我要求,就像金字塔,底部的根基很深厚,可以將金字塔築得很高。 

日治時代對日語的訓練非常徹底,用日語可以表達很深刻的東西。現在我用客家話、北京話講不出來的事情,都可以用日語表達,我的「倉庫」裡面有很多日語的語彙,隨時可以取出來應用表達各種感情和思想。所以,我用北京話寫作,有時不能確切地表達出我真正的想法,宋澤萊同情我、就勸我用日文寫,他說,現在翻譯的人才很多,請他們翻譯就可以了。  

但是,我心裡又認為應該用自己的母語寫作,於是寫了一些客家詩,如果我再用日語寫作,可以嗎?我們看看世界上,有很多像台灣一樣的情形,例如波蘭、羅馬尼亞,被俄國、德國或法國先後占領,他們的作家,有時用俄文、德文、法文……寫,有時用他們的母語寫,這應該是沒關係吧!

蓉子說

蓉子說:『倘若我無真實的創作意欲,我就不勉強自己發出聲響。』『我願意更多地把握自己一些,而並不急於做一時的跳水英雄,去贏得片時的喝采;我願更多顯露出自己的面貌,但必須先有靈魂和實質為後盾。』---這可視為蓉子的重要詩觀,與她個人獨特氣質合為一體後,,型塑出蓉子動人的詩風貌。











星期三, 2月 07, 2018

預测

棒球迎面飛來
我接住了
我憑什麼接住
憑的是預测

預测是經驗不斷累積後
编寫出來的程式
在大腦網路
建立出來的模型路徑

這模型路徑
也可稱之為意識型態
意識型態有時 也會偏差
造成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當彼此的模型路徑
完全不同時
我們將成為
不共戴天的敵人

星期二, 2月 06, 2018

●路
「人生就像騎腳踏車,為了保持平衡,
你必須不斷往前走。」---- 愛因斯坦

左腳是天涯
右腳是海角
雙腳是無邊無際的
千山萬水

路急急,往前奔跑
腳匆匆,後面追趕
時間的風,剎那
吹白了黑髮

一回首,後路失蹤
歸路無路。於是只好繼
續向前追趕
直到追不動

就讓自己
躺成一條
會飛行的

星期一, 2月 05, 2018

羅門 / 時空的回聲

夜是你的門
 你的窗
 你的燈屋
 你的睡目 
你摒棄一切
看見過後的看見




五五、六十年代我讀別人翻譯里爾克的這兩句詩︰「時間!我如何俯身向你,以金屬碰擊的聲音」,當時我正在為紀念貝多芬逝世130週年紀念,寫長詩「第九日的底流」,內心的情境,確對這兩句譯詩有覺知與強烈的感應。理由是基於︰有人認為活著,是註定要死的,便抱持悲觀幻滅與被「時間」打敗的心理;有人則抱持樂觀進取可打敗「時間」的心理;而這兩句譯詩,所表現的,是既不被「時間」打敗,也不打敗「時間」的心情,並將「時間」當做不可征服的充滿神秘與宗教性的「神」,來「俯」身膜拜,使人激越的自我,在「時間」強大的阻力下,不能不安於那種抑壓而趨於寧靜與平和的心境,去對「時間」與「生命」的存在,進行沉思默想,並讓「生命」與「時間」交談出「金屬碰擊」般精美與迷人的「聲音」……同時也可想見貝多芬的「英雄」與「命運」交響樂,是如何帶著湧動不可阻擋的生命衝力,突破層層阻力,在後來也終於寧靜入「第九交響樂」那溢滿著宗教性的虔誠與膜拜的生命情境,必須發覺生命猛然的燃燒的紅色火焰,在桑塔亞那的視境中,已轉變為沉靜但為溫度更高的藍色火焰;生命波浪洶湧的海面,也沉靜為海底的潛流;這些感悟,同我寫具有宗教性的「第九日的底流」在受「第九交響樂」聲浪強大沖擊下所展開的詩境與心境,也的確在無形中有某些互動與感通……

  耳於此,我在《台灣詩學》季刊談詩與生命所呈露的宗教性時,引用上述那兩句譯詩到相關的思★中來,理應是很自然與合情合理的,也符合「詩學季刊」所闢的「讀詩隨筆」的構想。我想除了佑子,不會有人會將我引用這兩句譯詩,來呼應我對生命所感悟的內心誠摰情境,污罵為胡吹胡扯吧,像這樣的指罵,能對批評與讀者交待嗎?


  至於我引用別人這兩句譯詩,若的確同里爾克的原詩句有出入,我已在16期「詩學季刊」向讀者(也向地下的里爾克)提出說明,並也坦認自己有不能直接讀原文之過,佑子還有什麼理由再罵人?而且我們若寬容的從另一方面來思★,將別人因譯錯便「已非」里爾克原來寫的詩句,當做是任何一個詩人寫的來看,那麼就詩論詩,這兩句確能引發我或任何人去向內解讀與推想的好詩句,於寫作中予以必要的引用,有何不對又有何罪呢?而「嘴硬」的佑子,讀過我在16期「詩學季刊」的說明文章,因自己理虧,卻再又在19期《台灣詩學》季刊扯出一堆與討論問題無關只是無理罵人的話──什麼「鴨子煮熟了嘴硬」、「有鋒頭出,恥啊!臉都不要了」︰像這些不是面對問題純屬人身攻擊的罵話,我想佑子還是留給想以罵人出「鋒頭」自己去用吧,因它同我與站在客觀純正立場來談論詩文無關。


  至於佑子引用里爾克的詩,有一位作者芋頭先生在18期《台灣詩學》季刊指出也有錯誤,並批評說︰


  「神呵!一句,易教人墬入五里霧中,嚴格說來,仍嫌草率……」


  如此,我倒想問佑子,若別人因不懂德文,也依佑子在「草率」山「墬在五里霧中」引錯里爾克的詩句,來做解讀與推想,究竟佑子是去大罵解讀者,還是自己?我想佑子在向芋頭先生與讀者說明之前,應先把一連串憑空無理罵人的話收回去,自己好好回味與保管,別人不會在談詩時用它。


  再就是我非常不了解,佑子為何非把我說的「詩眼」,污罵成「屁眼」之後,再又罵是「鬥雞眼」「亂視眼」,我覺得很奇怪──如果沒有「詩眼」,詩人用什麼來看「詩」;如果沒有「詩眼」,叫文學家、藝術家、哲學家、政治家、科學家乃至宗教家,用什麼來看世界上最卓越與精采,甚至接近完美與永恒的東西?人類智慧的金庫,用什麼來開呢?我們甚至可以說詩般優美的《聖經》,是「詩眼」看★寫的,科學家不斷進入無限神秘奧秘的世界去探索與有所發現,都是詩的想像之眼,一路為科學家的思路,打出奇妙的光;如果沒有「詩眼」,我深信世界雖不致於陰暗與失明,但會失去最美的看見,是必然的,這是我創作四十年來所覺識與認知的理念,我想大家尤其是寫詩的人,也許會有自己的看法,但絕不致於像佑子將「詩眼」污罵為「屁眼」、「鬥雞眼」與「亂視眼」……吧。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評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0, 2005 at 5:17 pm

【必要的說明與回應】
  ──讓一切存在於坦誠與真實中

  首先對《台灣詩學季刊》處理答辯文稿的公平、客觀,使問題往確實的方向獲得答案,使對錯回到自己該在的位置,特此致意。


  讀古濟堂先生在《台灣詩學季刊》20期答辯有關詩人張默的批評部分,出現我根本不同意張默的意見這句攏統的話,恐引起誤會,我必須予以說明︰


  (1)如果古濟堂說我根本不同意張默的意見這句話,是指我針對張默在批評古濟堂的文章中,不該離題用無關話題的話批評我以及張默不了解藍星詩社而寫的不確實部份……我是同意古濟堂說的這句話,我也在17期《台灣詩學季刊》為文更正。


  (2)如果古濟堂說我根本不同意張默的意見,是說我對張默批評古濟堂寫的「台灣新詩發展史」整本書中所有的意見,都不同意;那豈不是要我「背書」說古濟堂寫的《台灣新詩發展史》,完全沒有問題,而張默文章中所有的批評意見都是不對的,怎能是這樣呢?我便不能不予以澄清,因為我一向是就事論事的所以我不同意張默的意見,這句話只適用於第(1)項,不能攏統的適用於第(2)項這是事實。


  至於張默在批評古濟堂的許多項問題中,提出兩項問題來問卷︰「問題一」(即現代派和現代主義),「問題二」(青年詩人的年齡差距)


  因既不涉及我,又與創作無關,只是關於名稱與史料性的兩項小問題,而我一向對「這些」又缺乏興趣與不大留意。我想這些事,張默只要提出確實與有說服力的說明,任何人包括古濟堂在內都沒有理由不承認的,就不一定要採取較麻煩的問卷,這是我的看法。


  寫到此我確有一些感觸,古濟堂寫的這部《台灣新詩發展史》確引起台灣詩壇有不同的意見看法與評價。在古濟堂寫這部書之前有不少人提供資料與意見,而我沒有提供過一個字的意見,這部書出版後,我也未十分仔細讀過,直至現在也未對這部書的「價值定位」說過任何話。至於要說「根本」不同意張默意見的,我想應是★弦,因為★弦在15期《台灣詩學季刊》古繼堂論文中說了這樣的一段話︰「這書寫得非常成功。先生(指古濟堂)能運用有限的(不易取得)的台灣詩壇資料,把這幾十年的詩的發展,理條如此清楚,又加上精闢的評述,令人敬佩。連台灣本地到目前還沒有人寫出這樣的著作哩!」


  這段話顯然是在「價值定位」上,給予古濟堂全然的極高的評價與讚揚,那不但是對張默批評古繼堂的意見根本不同意,就是其他人如果對古濟堂這部書有批評意見,也難免同★弦的意見相左。的確,我能說與該說的,都坦然的說明了,希望一切都回歸它應有的真實,不帶來誤會與失實的結果。


  接下來我想順便回應向明在《台灣詩學季刊》18期所寫「一行也是詩」的問答文章中,認為我寫的「天地線是宇宙最後的一根弦」,也可看成一首「突顯言外之音」的詩,並特別在結尾宣稱這首詩創作的精神,仍是「值得鼓勵的」。基於禮尚往來,我也加倍鼓勵詩人向明,希望他用盡畢生的智慧與才華,伴同古今中外所有的詩人一起衝入意象派大師龐德所張望的無限廣闊的意象世界,也去追獵他認為是自己最精彩、最滿意、最具生命象徵意涵與有宏觀思想的一個意象,也來寫一首只有一句的最短的詩,當然在此更特別「鼓勵」他也嘗試寫長詩,過去他好像沒有寫過什麼長詩,雖然目前提倡短詩,但洛夫與我獲得評論界好評的詩,多是著重思想的長詩,如果向明接受我的鼓勵,也嘗試寫長詩,而且日後也寫出好的長詩,應是好事,若能如此,向明該不會不感謝這位當初曾「鼓勵」他也寫長詩的詩壇詩友吧!也達到「禮尚往來」與「彼此鼓勵」的美德。

星期日, 2月 04, 2018

詩想起20180205 ●我是誰

詩想起20180205
●我是誰

睡眠中,悄悄離開了
三度空間的床
我進入夢的维度
躺在瑰麗溫柔的雲朵 上
在天空隨意飄遊

我也可以從雲朵 上
起身,無翼
而能飛翔
穿梭在各種維度中
看盡異色風景

頓悟,我不只是
三度空間裡的我
我是遍佈宇宙的電磁粒子
人間的愛恨情仇
不過是虛空中粒子的

各種型態的
排列組合罷了
當我返回三度空間的床
清晨,伸懶腰,用力將自己推起
我已是燦爛奪目的朝陽

記得

去年今日此門中
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
唐 崔護


●記得

記得,你來時的笑靨,聽見
春天花開的聲音,佔據
我所有的視覺與聽覺
繽紛我一生

記得,你離去時的眼神,猶若
秋天的落葉,那聲音,收割
我所有的視覺與聽覺
糾纏我一生

一生
記得太多
多到記
不得


星期六, 2月 03, 2018

羅門 只有天空是傘

他愕然站住
把自己緊緊握成傘把
而只有天空是傘
雨在傘裡落
傘外無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