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22, 2017

野 馬/ 羅 門

●野 馬
羅 門

將前腿舉成閃電
吼出一聲雷

然後放下來
竟是那陣
追風而去的雨
奔著山水來
 衝著山水去
除了天地線
牠從未見過韁繩
 除了雲與鳥坐過的山
牠從未見過馬鞍
除了天空銜住的虹
大地啣住的河 牠從未見過馬勒口
除了荒漠中的煙
牠從未見過馬鞭
 一想到馬廄
連曠野牠都要撕破
一想到遼闊
 牠四條腿都是翅膀
山與水一起飛
蹄落處馬滿地
 蹄揚起星滿天

我个書房/ 鍾理和20171123

客語散文詩

●我个書房/ 鍾理和

該係一首宇宙个詩!

立春以後,樹影漸漸收起來,一過春分,佢就忒短無法度容人咧。毋過從木瓜樹影得來个靈感,分我曉得去利用別種樹影。好在屋家周圍毋愁無這種樹影,毋管係草坡上、果園或者屋後个山崎,滿奈就有。

只要有一堆樹影,過加上一張藤凳、一塊板仔,我就有書房,就做得坐下來寫字,毋使過為烏暗个屋仔同孔翹个桌仔傷心咧。

舊年个幾陣風颱,分我个木瓜樹毋係斷截,就係橫倒,無存半頭。我燃時又過種幾頭細个木瓜樹下去,而且同佢兜種到還卡接近天井所在,這下已經有三尺零高咧。

毋定著等到明年寒天个時節,佢就做得分ngai幾位涼沁沁个樹影。該量時,ai我又有一等个書房咧!(劉慧真客譯)

●客語詩讀介  
江昀个客語詩 / 陳寧貴

江昀个客語詩,使用客語精準,過較傑出个係,伊將客語淬鍊成純粹現代詩。本詩寫个係木蓮乜係阿姆,分人看到圓樓意象象徵,同圓樓意象相呼應,感情意象係像長江水,頭尾無法度分離,乜像圓樓缺一息角,意象就毋圓滿。故所詩人恁樣寫,分讀者跌入盡深个感動 --- 阿姆堅硬个石磨心,用一生人个重量,磨出相惜个奶水。轉身看著,雪白个木蓮花頂,阿姆寫分𠊎个目汁。乜盡像九份煙雨詩中意象----人在故事裡肚行跳,歲月在歷史項頓恬,一條條彎彎斡斡个梯排,緩緩仔細聲講年代久遠个前塵往事。

《木蓮》

阿姆節个下晝
來到廟坪
拜訪一頭木蓮

𥍉
佢嗄擘開當多目珠
送來一蕊一蕊清香
𠊎赴毋掣接手

佢兜續一頭一頭行過來
打開雙手摎𠊎遮涼
水竇肚泅上泅下个鯉嫲
聒聒聒唱醒睡當晝个菩薩

頭一擺深深摸著
阿姆堅硬个石磨心
用一生人个重量
磨出相惜个奶水

日頭赤熱
摎脆脆个玻璃心
必到千析萬析个
星仔屎

斷烏了
菩薩渡𠊎過河壩
轉身看著
雪白个木蓮花頂
阿姆寫分𠊎
目汁

●張芳慈 / 刀割水

鋒利刀嬷難割愁
心肝肚介愁慮
像蜘蛛絲樣耕來耕去
斷了又連                
連了又斷

鋒利刀嬷難割水
剖過介湖面
悲哀介心情
分人問起
總係詐無事人啊  

水面恬靜無痕
傷著介心肝
包住痛悽密囥起來
沉落湖底
化作大大小小介石卵

客語詩選
●邱一帆 / 野薑花

野生像薑嬤个身影
白花雪雪
跍身山窩山壢肚

有人摘幾枝仔
擺上阿公婆个桌頂高
鼻香

有人採幾頭仔
做出盡風味个客家粽
流傳

我想摘幾蕊仔
放入自家个香包底肚

鼻日
鼻夜

星期二, 11月 21, 2017

夫妻

◎夫妻
婚姻,是人間最艱難的功課,據聞,人花許多世修習也無法修成正果,只好不斷輪迴修習…

我們的愛情
居住在石頭裡
大部分的時間
又冷又硬

偶爾碰撞
也會閃出亮麗而短促的火花
我們為那朵火花命名:
夫妻

有時候我們用石頭雕刻
雕一對鴛鴦
就是雕不出一雙翅膀
讓石頭飛去

不然就在石頭上
鑿出一條條的河流
但是鑿不出水來
有河無水

叫河怎麼去流
此刻,我們不禁落淚
淚水掉在石頭上

乍聞水流聲遠遠奔來…

海峽兩岸客家詩人 37家作品詩選

●出版訊息
客韻風華
海峽兩岸客家詩人
37家作品詩選
320
出版了

「心繫客家 / 胸懷天下」兩岸客家詩人共同提供作品(內含華語詩/ 客語詩…),將台灣客家詩人16家以繁體字,中國客家詩人21家以簡體字,展現出來,深深期盼:相互交融的就是客家文學文化的一個希望。

星期日, 11月 19, 2017

日子

偶見名小說家畢飛宇如是說:『我從來沒有把小說看得有多高,更不會把小說家看得有多高。它就是普普通通的人幹的普普通通的事。這是我力所能及的……』沒錯,改成詩也一樣,寫詩,就像寫日記寫周記,每天念頭遭遇,熙熙攘攘,找個時間靜心審視書寫,那便是詩。芸芸眾生,各有各的理想,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寫法,無誠勿擾。

●日子
他從南部鄉下到北部大城上夜校,白天在泡沬紅茶店打工,因反覆手搖飲料,導致手肘疼痛。醫生說這是肌筋膜症候群,源於肌肉持續收縮操勞過度,刺激到感覺神經。

日子,在手上不斷搖動中
天翻地覆。
半夜,手肘睡不著
訴說著它的痠痛

﹝他想起母親電話裡微濕的聲音
她說父親的病情已長出嫩葉
你在外地要多保重身上的翅膀﹞

他對手肘說
睡吧
明天還要繼續用力搖動

兵荒馬亂的日子呢

星期六, 11月 18, 2017

詩人徐和隣(1925年~2000年)

徐和隣(1925年~2000年)
屏東縣內埔鄉客家詩人
但未曾用客語創作
曾是葡萄園詩社同仁
1955年出版〈淡水河〉詩集

●〈擦鞋女〉
 
 一位擦鞋的少女,向我微笑
 我向她點點頭,報之以禮
 而發現她竟是我少年時的女王呢
 
 從前,在黛綠的華年
 夢幻中的女王都是年青的美女
 且必須綴以美麗的花園
 和動聽的歌聲
 
 而當我發覺 
 神女們都是穿著最動人的服裝時
 才明白穿最漂亮服裝的
 並非就是女王
 因此,我的女王也是一個個地消失
 而我也一天天地悟及俗世的偉大
 
 今天,那擦鞋的少女又向我微笑
 我發現她是一位真正的女王
 而又向她點頭還禮時
 在我童年的喜悅中竟有一陣顫慄 
 自那豐滿的雙峰掠過




道別

詩想起
●道別

信誓旦旦我們
永遠要在一起
永遠不要道別

(如今才知道要不要
道別竟然藏匿在意願之外
不是我們所能決定)

道別的擁抱
竟然是最終的愛情
溫度傳遞到彼此体內

最後的沸騰
不捨的劇痛撕裂,從此走上

陰陽兩隔的思念…

虛擬愛情 德亮 詩/木刻彩繪

不寐之夜,逛網路,與許久未見老友詩人吳德亮相遇,看見他的木刻彩繪,哈哈,18禁…

●虛擬愛情

用鍵盤寫詩
執滑鼠繪圖
真實的世界裡
沒有永恆
我們只能在
虛擬的空間
瘋狂戀愛

以木刻加上壓克力顏料與磁漆彩繪,並在「關鍵」部分加上鈕釦,以強化綜合媒材的多元領域特性。創作時手上剛好沒有舊的砧板(因為只有刀痕累累的砧板才具有歲月性與淒美的騰騰殺氣吧?新的砧板在意義上與一般木版其實是沒有兩樣的),九份知名的「釘畫家」胡達華適時餽贈了一塊木版,才能將想表達的理念順利完成。

其實面對數位時代的全面來臨,網路視訊、MSN以及伊媚兒的無所不在,現代人與其努力地面對現實世界的紛紛擾擾,毋寧沈溺悠遊在虛擬的時空,要來得更為單純與快樂吧?

從瓦特發明蒸氣機開始的第一次工業革命至今,電腦所帶給人類的不僅是前所未有的生活型態與科技的革命,也帶給藝術家們無限創作的空間。我常開玩笑說自己已經不會「用筆」了,因為寫作用鍵盤,畫畫也早已改用畫刀,而數位影像創作的發展更是一日千里。

今天,在網路世界交友、相親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真的到了某一天,當人類作愛做的事時,都要像席維特斯史特龍所主演的「未來戰警」般,以插滿訊號線的電腦「冥想」來「做」,人活著還有什麼樂趣可言呢?

星期五, 11月 17, 2017

奈何





●奈何

自古風流無不在,笑看英雄不等閒,然而,浮沉千古事,誰與問東流,人在宇宙只是一粒微麈,一場虛無,自古以來傑出詩人如過江之鯽,如今還記得幾個?

吾友往昔身材魁梧,豪氣干雲,忽聞得病不起,不禁駭然,天有不測
風雲,無常乍現,徒呼奈何。

曾經是個巨人
如今一寸一寸
縮小,縮小在一張病床的
範圍,成為他最後的江湖

曾經乾杯,一口
飲盡黃湯之酒天上來
豪氣伴隨吆喝聲高翔
入雲,如今只要一口痰堵住喉嚨

已非當年氣吞山河
激越衝擊的面紅耳赤
面對從人生暗巷突然衝出來的
黑白無常,令天下人進退失據

星期四, 11月 16, 2017

張愛玲這段話

偶然讀到著名小說家張愛玲這段話:『有些書喜歡看,有些書不喜歡看――像奧亨利的作品――正如食物味道恰巧不合胃口。喜歡看張恨水的書,因為不高不低。高如<紅樓夢>、<海上花>,看了我不敢寫。不喜歡看王小逸的書,因為沒有真實感,雖然寫得相當流利,倒情願看“閒草野花”之類的小說。』著名小說家的閱讀品味也不過如此,張愛玲異於一般名家的莫測高深,敢於打開天窗說亮話。其實文壇就像百貨公司,我們入其中,各取所好而已,若自己不好便貶詆之,則顯個人淺薄了。

按讚,不讚 王勇

按讚,不讚 王勇
读台湾诗友陳寧貴兄脸书贴文,读到他说報社傳來辛金順〈按讚乎〉一首詩,其中有詩句:「按讚乎?如佛在靈鷲山拈花/一笑,妙法心傳/廢文遂如麻雀四處飛向廣場/吱吱喳喳,吐出/無數語言空虛的顆粒」。宁贵兄有感而发,认为「明顯是貶低網路出現的詩,廢文遂如麻雀四處飛,說得刻薄寡情,佛絕不會在靈鷲山這樣不慈悲的拈花一笑妙法心傳。記得刮別人的鬍子前得先刮刮自己鬍子,行走江湖可相濡以沫,當然也可以相忘,按讚乎?人類是靠刺激大腦的多巴胺、腦啡、血清素維生的動物,否則會憂鬱寡歡致死,當然互讚啦!諸善莫若按讚,此乃萬善之首,人間最美妙詩歌,也是人間至尚佈施,讚,加油!」
对于脸书或微信按讚,我持开放态度,按自己喜好的内容向识与不识者不吝按讚,是一种礼貌与认同,向朋友按讚更多的是表达一种见面点头的意思。如果特别有感,就留言肯定一下、表扬一下、互勉一下,何乐而不为呢?
现实现象给我们的感觉是,有些人喜欢享受他者的按讚,甚至是大数量的按讚;自己却又吝于向对方按讚,甚至内心里认为那是无聊透顶的事,不屑为之。其实在脸书或微信公众群、朋友圈推送、转发各自的动态、美文、佳图、信息,无非是抱着一种分享的态度,如若让人觉得有一点过了,是因为重复的内容一再发布,令人心生多余、无聊之感。
脸书、微信也是一个「人情的计温表」,有的名人、要人,随便发几个字或一张毫无美感、内涵的图片,都会引来瞬间按讚如潮,这叫做「人气」,这些按讚者是抱持粉丝心态来对待偶像的。不要不服、不用酸溜溜,就当看娱乐新闻吧。
诗友间就算不能相濡以沫,也无需相忘于江湖;倒也不必肉麻的口说相亲、相爱,背地里相嫉、相损,只要能够保持相敬、相惜即可;欢迎善言、善语、善意、善文的交流切磋,拒绝鸡蛋里挑骨头的无理取闹与挑拨离间

台灣文學館2018筆記本

收到台灣文學館
精美的2018筆記本
真是
彈指驚春去
屈指數春來
2017終於走到尾聲
天增歲月人增壽
年年總是重複
吟誦王安石〈元日〉
爆竹聲中一歲除
春風送暖入屠蘇
 千門萬戶曈曈日
總把新桃換舊符
又得再度更新自己的心情
迎接新的一年

星期三, 11月 15, 2017

按讚乎?

打開信箱,有報社傳來辛金順〈按讚乎〉一首詩,其中有詩句:

『按讚乎?如佛在靈鷲山拈花
一笑,妙法心傳
廢文遂如麻雀四處飛向廣場
吱吱喳喳,吐出
無數語言空虛的顆粒』

明顯是貶低網路出現的詩,廢文遂如麻雀四處飛,說得刻薄寡情,佛絕不會在靈鷲山這樣不慈悲的拈花一笑妙法心傳。記得刮別人的鬍子前得先刮刮自己鬍子,行走江湖可相濡以沫,當然也可以相忘,按讚乎?人類是靠刺激大腦的多巴胺,腦啡,血清素維生的動物,否則會憂鬱寡歡致死,當然互讚啦!諸善莫若按讚,此乃萬善之首,人間最美妙詩歌,也是人間至善功德佈施,勝造七級浮屠。

星期一, 11月 13, 2017

守歲

詩想起20171114
●守歲
八萬四千偈後,更誰妙語披襟。
胸中不受一塵侵。卻怕靈均獨醒。
(宋,辛棄疾)

兩百年後,我從酷寒的死亡國度出境
我復活了。
睜開眼,看見一群子孫
在我臉上擠滿驚奇迎接我

我住的房子佈滿我的神經元
與我的感官思想連成了一體
透過居所這第三隻眼看見
銀河系燦爛時空瞬間飛行而來

我仍習慣黃昏時在大街上散步
心裡朗讀著喜愛的唐詩宋詞
而人們用心電感應交談著
沒任何吵雜聲,大街一片寂靜

我最大的嗜好是坐上時光機
回到兩百年前的落伍世界
我思念故我在,兩百年後
原來還有這個意思

星期日, 11月 12, 2017

情愛

詩想起20171113
(寫本文時想起的是:徐志摩張幼儀、林徽因、陸小曼)

太過自大
無法容忍平凡而心心相惜
嫌棄涉水而過的水聲不夠文雅

情愛太過虛無
嫌棄撈月的手掌永遠不夠寬闊

無法保持酒酣耳熱中欣欣負荷

情愛也太過輕薄
生死相許的承諾

終究不敵朝風晚雨的閒言閒語

星期六, 11月 11, 2017

當歸

●當歸
和陶淵明的歸去來兮

陳年情事
用當歸燉熬,激活
老記憶的氣血

莫再傾聽老歲月的嘮叨,儘管
惆悵的游絲流浪成繭
已經層層包裹傷心

從今以後,門不要老是
關著,要笑著。雲即使無心也要
出岫

當歸時,就歸去來兮
活血化瘀的當歸

能治癒故鄉荒蕪的田園,胡不歸

星期五, 11月 10, 2017

暗物質粒子

●暗物質粒子
我問,如果將我身上的粒子
轉換成暗物質粒子
會怎樣

谷歌大神回答,你身上的
原子核和質子
結合在一起的核力立刻消失
原子和分子
聚合在一起的電磁力也消失
細胞、器官和你的身體
將無法聚集在一起

你消失了,變成一團煙霧
不再與地球物質,發生
任何交互作用,你能
輕鬆地穿過地球,彷彿
地球是一個真空
你能以任意方向湧動,你完全

自由了

讀王勇閃小詩

●讀王勇閃小詩
菲華名詩人王勇,經營閃小詩多年,卓然有成,經常在網路讀到他的閃小詩,電光石火間會心一笑,頗為感動。王勇的閃小詩,能化零為整,化整為零,意象跳躍靈活多面,每一首閃小詩組合成王勇的詩貌。他取材多樣,創作源源而出,對當下厭食文字的讀者來說,閃小詩的確是非常好的表現方式。但小詩易寫難工,必須慧眼獨具,元好問論詩曾說,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王勇的閃小詩,就是去除了詩的蕪枝繁節,直指核心,抵達詩的「爆發點」。

王勇的閃小詩,對現實也有凌厲批判諷諭,一語中的,令人拍案:

        〈領袖〉

                 領:我引導思想
                 袖:我指揮方向

                 陽台上,激辯的領與袖
                 被過路的風隨手甩下樓

        〈脊樑〉

                 吃完粽子,把屈原放下
                 端午節就漸行漸遠

                 一根魚刺卡住喉嚨
                 總算明白中流砥柱的意義

        〈血滴子〉

                專割民主的腦瓜
                誰膽敢亂伸脖子?

                你我的江湖,爬著
                遍地的縮頭烏龜